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120章 人生的意义(一更)(第2页)

    "都进宫三年多了,还这么天真烂漫的。"康熙忍不住摇头,溺宠道∶"规矩什么的,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那是皇上惯的。"费扬古小声嘟囔道∶"若非皇上宽容,怎么会还如闺阁中一样自在?"

    "跟朕做亲家,你不亏吧?"康熙闻言,调侃道。

    费扬古连忙摇头道∶"不不不不,不但不亏,简直是赚大了。我家这个懒……"虽然姑娘高嫁他没办法用权势护着她,可是四阿哥人不错啊!

    "胤禛福晋不错,是个好孩子,孝顺又懂事。你这个做阿玛的怎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孩子威风?"康熙顿时就不满了。

    胤禛福晋虽然总是说要偷懒,但是她偷过懒吗?再说,那孩子能说出这样真挚的话,心里指不定多崇拜自己呢!

    这么好的孩子,费扬古这个阿玛简直是……莫不是有了继福晋,这心……偏了?

    看着康熙鄙夷的眼神,费扬古都差点想问他人是谁?

    皇上口中的这个他人可是他的亲儿子!

    仅有的理智控制了费扬古,他连声道∶"皇上说的是,都听皇上的。"

    康熙这才没有再说什么,此时他的心情特别的好。胤禛福晋的话让他越品越对,自己这么多儿子,拧成一股绳,还有什么事儿做不成?

    平复了一下心情,康熙扭头温和的对胤礽道∶"怕不怕弟弟们武艺超过你。"

    "怎么会?"胤礽充满自信道∶"这世上可没有第二个汗阿玛一手教养之人,便是武艺超过孤,可其他呢?您说过,不管习文还是习武,儿子永远都不必争那个最强的。但是身为太子,儿子相信自己一定是最优秀的那一个。"

    胤礽觉得也就胤提这种莽夫,才会觉得做太子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身为太子,他付出的努力,如今看着最刻苦的四弟都比不上自己。

    康熙闻言满心欢喜。

    看着皇上跟太子相携而去,留下的费扬古看着一群哭丧着脸的混小子,突然扬起笑脸,拉着简亲王道∶"您给我做个证,今日天色尚早,不如让孩子们训练一下,看看他们的体质如何?身体能承受的极致如何?"

    虽然自家儿子还被禁足在府里,但是简亲王还是很爽朗的答应了下来。

    费扬古又一连拜托了好几个王爷郡王,于是一群宗室子弟,就在他们阿玛的见证下,开始了悲苦的练武之路。

    "你怎么这么废物?"满都护正在拉弓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康亲伯王一声怒吼,吓得一个激灵,猛地就拉开了往日拉不开的三石的弓。

    胤誐简直是气死了,他就不明白,自己不过想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到底有什么不对的?怎么都逼着自己上进?

    自己还用上进吗?额娘当年进宫就是因为做皇后的姨母没有不能生育,自己本就出身不差。

    爵位缺谁都不会缺自己,那么人生还有什么值得奋斗的?

    "因为你是给人做儿子的。"胤裁愤愤不平的时候,费扬古幽幽道∶"天下阿玛都是盼着自己儿子上进的,否则怎么会说望子成龙。皇上更是个中楚翘,你觉得你想躺平就能躺平?"

    胤誐一顿,道理他懂,但是真的好累。

    "既然不能反抗,不如努力一把,万一十阿哥你以后有了想上进的想法,但是却做不到,岂不是可惜?"费扬古继续道,当初闺女就是这么给儿子说的。

    练武场叫苦连天,雅琦跟胤禛已经回道住处,看着胤禛身上的青青紫紫,冰敷的时候,雅琦忍不住嘟囔道∶"当兄长的,怎么能这样下狠手?"

    "无妨,今日打的很痛快。"胤禛含笑道,他如今心里真的很痛快。

    他本就是个不服输的性子,一直被人说骑射不佳,私下本来就在努力,如今有了这样的成果,他真的满心欢喜。

    雅琦重重的将裹着冰块的棉布按在他最红肿的地方,看着胤禛一秒变脸,雅琦这才解气道∶"以后不许再受伤,否则我还欺负你!"

    "好!给你欺负。"胤禛闻言,直接笑道。

    给胤禛处理完伤口,雅琦才知道阿玛又干了什么?

    看着一瘸一拐的被胤禟扶着过来的胤誐,她很是同情。明明拿了咸鱼剧本,也有咸鱼精神,奈何所有人都不放过他,真惨啊!

    "乌拉那拉大人可真是老当益壮。"胤誐坐在椅子上,叹息道。

    他们跑圈的时候,乌拉那拉大人居然全程跟着,直到最后一个跑不动了,期间大家都累得说不出一个字,但是他还看着很有余力,甚至还不断的刺激他们,太狠了。

    雅琦沉默了一会儿道∶"至少没放狗追你们,当初训练兄长的时候,他嫌弃兄长没用,可没有这样的耐心,直接就放狼狗了。"

    当时差点儿没吓死她,没有狂犬疫苗的年代,真的给咬一口,出了事儿可怎么办?

    胤誐沉默了……果然比较之下,自己确实已经算是幸运了。苏和泰侍卫能活到今天,也是真的不容易。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原来在胤禛福置心里,朕这般伟大?这孩子,怎么傻乎乎的,什么心里话都往出掏?费扬古∶不愧是自家闺女,甜言蜜语无敌了。满都护∶娶个娘妇真难啊!

    胤礽∶又是拉满仇恨的一日,孤真不容易。胤羲∶还好我不是苏和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