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116章 父子情深(一更)

    突然被康熙叫到身边的费扬古,顶着同僚们羡慕的眼神,接过了皇上赏赐的热乎乎的羊肉汤,刚准备一口干了就谢恩,结果突然就听到这么吓人的话。

    顿时手都有些抖,若非身体素质过硬, 汤碗可能都拿不住。

    "四……四福晋?会……会炖汤?还厨艺好?"费扬古一脸惊愕的看着康熙,有些无法确信。

    自家那个丫头, 以前她学女红的时候,就想让她给绣一个荷包给自己带出去显摆显摆。

    为此说了好多好话,许了无数愿之后, 闺女羞答答的把荷包送给自己。他才发现,别说绣花儿了,就连荷包缝合的地方针眼大的,银子装进去,绝对漏掉。

    看着自家闺女手上的血洞,费扬古连声称赞之后,就表示不用她学女红,大不了给她陪嫁几个绣娘。

    其实若非亲生的,他绝不会戴出门的。就这出门还得强撑着自己就喜欢这样的,难道自己不知道背后有人嘀咕,但亲生的有什么办法?

    至于厨艺?自家闺女光长了一张馋嘴,除了折腾厨子,就是折腾自己跟她哥。也曾折腾过吃的,不是要吃什么叫花鸡,就是要什么臭豆腐.….

    厨子们做好之后,又非说不对味儿,让他们父子吃。

    那味道…….一言难尽…

    而且自己跟她哥每次回府不给带个好吃的,都懒得搭理他们。

    是的,自家那丫头就是这么现实。

    就连那个向日葵,也怪自己多嘴提了一句,说是攻打吴三桂的时候,随便在路边采到,居然能饱腹。就被她给挂念上,非逼着弄回来种给她吃。

    他从前想着闺女现实点儿也没啥,日后成婚了不会被男人用歪瓜裂枣的东西哄了去。

    现在皇上这么说,费扬古一时之间挺难接受的。

    "是啊!朕四儿媳厨艺非凡,就连皇额娘也是喜欢的很。对吗?皇额娘。"康熙看他惊成这个样子,含笑看着皇太后,用蒙语说道。

    皇太后闻言连连点头,道∶"皇帝说的不错,四福晋厨艺很不错,炖的汤本宫极为喜欢。这可是个好孩子,懂事儿又孝顺。乌拉那拉将军,你很不错。"

    费扬古连忙谢恩之后,一脸懵的回到座位,看着不远处捂嘴笑的欢快的闺女,撇撇嘴,一口把皇上给他的羊肉汤,灌到嘴里。

    满嘴酸苦!

    自己的小闺女呦!到底在自己没找看到的地方吃苦了。

    厨艺那玩意儿,是自家娇嫩的闺女能碰的吗?伤到怎么办 ?

    甚至有些苦涩的想着,坐了人阿玛十多年,还是从旁人口里知道自家闺女厨艺不错?

    皇上不至于说假话,太后也不至于,但为什么自己就没享受过呢?这还是亲生的吗?

    正难过的时候,苏培盛弯腰过来,将费扬古叫道偏殿,他手里还提了一个食盒。

    待费扬古坐下之后,苏培盛就从食盒里面拿出一大碗热腾腾的酸汤水饺道∶"四福晋听说老大人肠胃不好,特意来之前亲手包了煮了饺子让大人垫一垫。"

    费扬古看着碗里的饺子,一个个居然是红红绿绿的,上面还飘着葱丝跟芫荽,还有一点儿虾皮,跟几根青菜。

    看着有些奇怪,但闻着挺香,真的是自家闺女的手艺?

    吞吞口水,忍不住道∶"那孩子亲手做的能吃吗?验毒了没有?"

    费扬古说完之后,不等回答,却夹了一筷子,闭着眼睛,一咬牙放到嘴里,居然没有奇奇怪怪的味道,还..真的怪好吃?

    "真是四福晋做的?你没骗我?是不是奴才做好了,她只是丢进冷水里?我闺女干得出这种事儿。" 一口接一口下肚,费扬古又忍不住拉着要走的苏培盛道。

    苏培盛连忙低声,肯定会道∶"从和面道调味,都是四福晋亲手给您做的。"

    费扬古一口把一碗酸汤喝下肚,带着酸意道∶"她在娘家的时候,可不这样啊?"

    自家闺女到底还是吃苦了,都做人福晋了,居然还要学着下厨?

    老阿玛心好疼,只是….咋才这么几个饺子就没了?6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给四福晋说,等回头他们出宫建府,我给她送二十个厨子,天南海北想吃啥都能做的。"费扬古回味着嘴里的味道,闷声道。

    苏培盛觉得再次附身道∶"乌拉那拉大人,四福晋说……说∶阿玛,您要是闲着,就给我多搜集一些番邦传来的蔬果。我总觉得那些种不好,产量不高的东西,都是那些洋人在骗人,他们可坏了!"

    费扬古点点头,福?寿?膏的事情,他听后也差点儿气的想找皇上请旨,领命去绞杀了那些个蛮夷之徒。

    看着苏培盛把碗装回去,费扬古砸吧砸吧嘴巴,伸手卸下自己腰间有些分量的荷包,里面塞了满满一包的金叶子,原本就打算找个机会送给闺女的,现在倒是觉得少了。

    "回去告诉你家福晋,想吃什么都不用省,花完我再送。"费扬古有些不安的叮嘱着。

    "这买卖划算。"雅琦摸着沉甸甸的荷包,扬眉道。

    皇贵妃好笑道∶"你呀?这般促狭。"

    雅琦摸着荷包,想到阿玛的叮嘱,心中更是感动,闷声道∶"阿玛从前惹我生气,就给我塞金叶子,他私库里的金子估计都快被我掏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