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李卫

    胤礽吞吞口水,看着胤禛,试探道∶ "你没开玩笑吧?"

    胤禛一把拽下口罩,露出一脸惨笑,道∶"二哥你觉得呢?"

    "这……汗阿玛真不知道?"胤礽抿抿嘴,左右看了看, 见侍卫们兜里的很远,见忙伸手将那个口罩戴在脸上。

    他可是记得汗阿玛说过有的人能根据口型判断出说了什么话,这个口罩得赶紧戴好。

    也顺便伸手跟胤禛戴好,胤礽低声叮嘱道∶"你没开玩笑的话,就别说出来,谁也别给说。此事便是真的, 你也得藏进肚子里,一辈子谁都不能说,否则你跟十四弟就都全完了。"

    有这样的额娘, 若是真的爆出来,四弟跟十四弟日后的路绝对不好走。

    "但是说出来,二哥你就永远不必担心我跟十四弟会对你造成危险了。"胤禛垂着眼眸,轻声道∶"我谁也不敢说,做梦都不敢睡死了。她为什么要是这样的人?"

    胤礽心中有些震撼,看着四弟好似崩溃一样的眼神,忙才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轻声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他就怕其中有什么误会,四弟把自己憋坏了。要不让他发泄发泄?到底四弟也是为了让自己安心才给自己说的。

    "十二妹妹走的前一天,我跟福晋去看她的时候,她已经好了很多了。第二天突然传出了那个消息,我就让人去查了。"胤禛垂着头,闷声道∶"那天德额娘在承乾宫外看到了十四弟跟额娘亲近。她对额娘的忌惮由来已久,她不可能见到十四弟跟额娘亲近之后还那般平静。事发之后,包括太医在内的伺候十二妹妹的人都死了。德额娘一贯谨小慎微,怎么突然会做这么凶残让汗阿玛嫉恨的事情?"

    "太子二哥,你相信巧合吗?"胤禛问完之后自己回答道∶"我是不信的。"

    "也可能真的是你想多了。"胤礽吞吞口水,也觉得德妃处理那些宫人有些仓促了。但虎毒还不食子,德妃若真的做出这样的事情,岂不是猪狗不如了?

    "如果只是巧合,为何十四弟会说,在他睡着后,德额娘对他道∶你姐姐是因你而死?你不准在离开我。"胤禛抬头看看朝霞,但是眼泪还是没控制住的流了下来;"太子二哥,我太了解她了,六弟走的时候生病是因为见到我在御花园遛狗,六弟就闹腾着要玩,结果闹过了,伤了风,她就不能原谅我。觉得是我害死了六弟。"

    "汗阿玛跟我说她心里有我,只是不想额娘为难。可是……"胤禛扭头看着胤礽,一字一顿道∶"她看我的眼中始终都是厌恶,私下更是如此。那不是一个额娘看儿子的眼神,反而像是仇人。"

    胤礽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他倒是没觉得四弟说假话,但这事儿太荒谬了,怎么会有人去害自己的孩子?

    "我跟福晋大婚的时候,她手里的花瓶底儿是碎的。"胤禛又道∶"当时额娘病重,迎亲之事都是她安排的。事后可能汗阿玛训斥了她,她就把我叫过去责任责问既然没闹出什么事儿,干什么让汗阿玛知道?尽给她找事儿……"

    胤礽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无语了,相比之下,他都觉得自己幸福多了,起码皇额娘可是愿意拿命来换自己的。

    但一向嘴紧的四弟难得给他说这么多的话,胤礽又觉得自己得说点儿什么。

    "皇贵妃真的很疼爱你。"胤礽庆幸此时有口罩,挡住自己的表情,他继续道∶"有苦才有甜,四弟妹也是个好孩子,你以后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要去在意那些不值得在意之人。"

    "谢二哥安慰,我知道的。"胤禛垂着头,轻声道∶"我只是心疼十二妹妹。"

    "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我皇额娘活着,会是什么样儿的?"胤礽轻叹一口气道∶"小时候还有人在我跟前说我生而克母,我出生的日子,是她离开的日子,你看我从小到大过过几次生辰?人可能总是要有遗憾的。"

    "二哥,不存在生而克母的事情。"胤禛皱着眉头道∶"额娘跟我说过,女子过早生产,会坏了身子骨。当时皇后娘娘丧子之痛未平,又着急怀了你……这跟你没关系。我福晋给我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那就是孩子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你来到人世间,也不是自己的选择,而是皇后娘娘跟汗阿玛他们两个共同的决定,人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胤礽再次重重的在胤禛肩膀上拍了拍,四弟这话说的,让他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于是笑道∶"你福晋真真是个好姑娘,人生能遇到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跟不容易,你可不能辜负她,日后可不能让其他女人爬到她头上。我的后院我不能自己选择。我希望你,能眼四弟妹一直这么好好的。"

    胤禛重重的点点头,他不想要其他的女人,他就觉得小福晋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