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82章 包衣之劫

    “妹妹觉得是谁在害你”德妃在她哭诉之后,直接开口道。

    万琉哈氏抬头看着德妃,眼中透露着讽刺的眼神,谁还自己,还用说嘛?

    德妃拿着帕子沾沾眼睛,深吸一口气,跪在地上。

    扭头对康熙道∶“自打养了十二阿哥,万琉哈妹妹总担心臣妾害了她,可臣妾有自己的孩子,身边还养着十三阿哥,哪里会因此去害人"

    一开始德妃确实被万琉哈氏吓住了,怀疑她知道自己的一些什么把柄,可是时间一长,她复盘了无数次,确定万无一失。

    当日是她亲自动手的,连自己身边的嬷嬷都不完全清楚,那十二身边的人又如何得知呢?

    所以应该是万琉哈氏故意讹自己而已。

    就算他真的知道什么,但如今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所有的证据,包括那孩子都已经都已经化为枯骨,这世上还又还能有什么证据呢

    万琉哈氏不可思议的看着德妃,一脸震惊,不明白这人怎么如此厚颜无耻?

    “万琉哈妹妹,从十二阿哥送到本宫身边开始,本宫就从未阻挡过你们母子相见,你哪次来,本宫不是刻意离开,让你们母子团聚"德妃看着万琉哈氏伤心欲绝道"整个永和宫,包括十三阿哥,本宫都不曾间隔他们母子,本宫自己痛过,哪里还会因为这个去伤人"

    万琉哈氏看着德妃妆模作样的样子就想作呕,她为何不阻挡自己过来看儿子,不就是因为自己威胁她吗

    对!威胁

    万琉哈氏眼中猛的迸发出激动的神色,刚要开口,却听德妃又道∶“妹妹,便是诬陷,也是要有证据的。你想好咱们慢慢掰扯。”

    证据

    要是早有证据,自己早就……

    康熙最是厌烦女子之间的争斗了,当然,皇贵妃那种直接碾压除外。

    懒得听她们叽叽歪歪,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直接起身去看看章佳氏生产的情况。

    章佳氏虽然临产,但今日还是因为意外生产,并不太顺利,康熙在产房外安慰了好一会儿。

    对于用命给自己生孩子的嫔妃,康熙心中纵有对今日的事情再有不满,此时也是柔情满满。

    甚至除了去处理一点儿事情,连膳食都没吃,就一直守着她。

    生产中的章佳氏自然是感动的眼泪连连,她本就已经生过两个了,今日虽有意外,但基本操作早已熟悉,又有稳婆跟宫人的帮助。

    终于在康熙三十年大年初一黄昏之时,经历了将近五个时辰之后,生下了一个小公主。

    “小公主身体有所亏损,但是好好调养,有可能会与常人无异。”

    听了太医的话,康熙松了口气,这也算今日最大的惊喜了。

    因为天冷,康熙甚至没有看新生的小公主,却给章佳氏送了不少的赏赐。

    "德妃!"公主降生之后,康熙的心情平缓了不少,再来到前殿的时候,看着德妃,康熙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平静道“朕封你为德妃,可你这两年让朕觉得朕可能是封错了。”

    德妃闻言,猛地跪在地上,小脸煞白,一副弱不惊风惊恐万分的模样。

    对于包衣世家,康熙是打算清算到底的。

    正如太子所言,奴大欺主,会让人感到主弱奴强。

    在他看来不管是包衣世家,还是满朝功勋,如有背叛自己者,皆该死!

    康熙可以允许他们一定程度的贪婪,但是拿自己当傻子……以次充好不说,甚至轻视自己……

    这段时间接了太子的调查之后,康熙甚至挖了更深一层。比太子调查的更加触目惊心。

    作为皇帝,康熙以为自己享受的是世上最好的供奉,吃穿用度本该都是最好的,但事实却不是,给自己的贡品甚至不是顶级的。

    那些该是的奴才,甚至乌雅家的人居然冠冕堂皇的在私下大言不惭道,若是将最好的供奉给自己,那么日后自己会要求相同品质,有一次做不到就会掉脑袋?

    康熙简直要给气笑了。

    自己是昏君吗

    这种不要脸的言论,到底是怎么说的出口的

    自己堂堂皇上,居然吃过的美食,还没有奴才多?

    康熙自认为没有口腹之欲,可也不愿意被人这般糊弄。

    “万琉哈氏,既然你病着,那就好好养病,病不好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康熙扭头看着万琉哈氏直接道。

    说完不理会瘫软的被人带走的万琉哈氏,康熙又看向德妃,自己曾经的解语花,曾经以为她单纯善良……

    德妃心中一紧,她有些慌。明明谨慎多年,却败在一次失误之上,让她很懊恼。

    “朕真的很失望。”康熙看着德妃,冷酷道。

    在他看来,乌拉那拉氏都比她懂事,小姑娘才十一二岁,对于小十四的照顾,在康熙看来,并非挑不出毛病,但却很真诚。

    而对比之下,德妃这么多年在自己面前完美的表象,就令康熙觉得有些……假。

    乌雅家那般在私下不忠,她平日里表现出来的,又有多少真实?

    “你是朕儿女的额娘,纵使你做出了让朕失望的事情,你是不是也觉得真不能拿你怎么样?”康熙深吸一口气,冷静道。

    德妃连忙摇头,痛苦的趴在地上哭求道∶“皇上,臣妾知道臣妾能力不足,德不配位,您说什么都好。求您,别说失望的话,那无疑是挖臣妾的心啊!”

    康熙叹口气,并不为所动,他已经被查到的事情气的好些日子寝食难安了。

    摇摇头,刚想多说两句,突然看到赤脚刚睡醒,从里面跑出来的十二阿哥,一声不吭的跪在德妃身边。

    有了十二阿哥,德妃好像得到了支持,抱着他,呜呜的哭泣着。

    当着儿子的面,康熙不想弄得太难堪。

    即使这个儿子表现的并不如自己的意,也没有太出众。

    原是想叫十二阿哥起身的,但他却抱着德妃,康熙看了看,就不叫了。

    乌拉那拉氏那小丫头都知道看到不好的情况,第一时间保护小十四,捂住他的眼睛。可德妃从不加以掩饰让孩子看到自己的脆弱。

    “宫中嫔妃不少,你若是照顾不好孩子,不缺你一个,多的是人来照顾朕的儿女。”康熙见她哭的不能控制自己,直接冷酷的说完,转身就走。

    刚出永和宫,康熙迟疑了一下,就准备往承乾宫去坐一会儿,看表妹,毕竟她昨日离席之时就说有些不舒服。

    按说初一十五,他一般是不去看皇贵妃的,连续失去两任皇后,康熙曾经想过封表妹为皇后。

    可心中又有所顾忌,除了害怕她也出了意外,更不愿胤禛生出了什么不好的心思,对太子生出威胁,为此心中一直犹豫。

    结果半道上,就看到撑着伞的皇贵妃缓缓的走到他面前,把伞丢给康熙,然后不客气道∶"装深沉给谁看呢快给我撑伞,冷死我了。"

    康熙举着伞,往她头顶挪了挪,看她立马接过宫人手里的手炉抱在怀里,柔声问∶"这么冷的天,你出来做什么?”

    “你又给得儿把小十三塞过去,我还能不知道定然出了事情”皇贵妃没声好气道“禛儿还是个孩子呢你瞅瞅你这个当汗阿玛,给他这两年送了多少孩子过去"

    康熙闻言自知理亏,当时的情况下,不将十三他们送走,章佳氏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他怕两个孩子不好过。当时看着在场的人,唯一能信的也就是胤禛小两口了。

    "我的有儿纵使再能干,年纪还在哪儿摆着呢!表哥你那么多儿子,别尽让他一个辛劳啊!太子、大阿哥三阿哥……那个不是能干那个又不能好好照顾弟弟"皇贵妃往康熙身边靠了靠,干脆伸手挽着他的胳膊,不满道。

    “你怕是不知道,小九教唆两个小家伙又大了一架。唉你别说,这永和宫的女人我不喜欢,可这孩子都还挺机敏的,小十三长得好看,嘴皮子也讨喜,瞧着不比咱们十四差多少,活泼大胆,关键是脑瓜子还好使。”

    “我觉得这多半儿还是随表哥你,光凭她们那光知道争风吃醋的脑子,哪里会生出这些个好孩子"

    皇贵妃絮絮叨叨的边走边说,心想多亏了儿媳妇想的这个面罩,能让自己说话的时候,嘴里没什么冷风。

    康熙心情这段时间一直很压抑,可皇贵妃絮絮叨叨的话并未让他厌烦,听着她明里暗里恭维自己。让康熙心中觉得很是窝心。

    "行了,我到了,您快去歇着吧!"走到承乾宫宫门口,皇贵妃直接把暖炉塞到康熙手里,打了个哈欠道∶“算了,还是先进来喝个热汤再走吧!大过年儿的,别给冻冰了。”

    说完自己就率先进去了。

    康熙含笑摇摇头,举着伞,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去一碗热气腾腾的摔萝卜羊肉汤下肚,又吃了几个水饺,又有宫人端了泡脚水,将脚放进热水里,康熙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舒坦的很。

    "行了,不冷了就走吧!记得带上你的儿子们,刚才来我这里跟十四打闹,两个都困了,在后殿睡着呢”

    康熙泡脚之后,刚穿上暖和的新鞋子,皇贵妃就摆摆手,表示自己困了,让他赶紧走。

    见她这么困,脸上不沾粉黛,明显就是收拾好要睡了,结果还担心自己,还专门出去见自己。

    一路上绞尽脑汁的安慰自己,康熙心中一暖,含笑道∶"快去睡吧!朕没事儿。"

    皇贵妃随口说了句祝贺皇上,再次喜得贵女。

    就懒得再说其他,直接回去睡觉了。

    康熙等皇贵妃躺下了,帮她掖掖被角,等她闭上眼睛,才去了后殿。

    十四阿哥觉得跟十三哥打架太好玩了,于是在胤禛跟雅琦带她来跟皇贵妃用午膳的时候,又表演了好几场。

    康熙走到后殿,看着一个被窝下,睡的两张小脸都格外红润的小阿哥,扭头问伺候的人∶“可有伤到”

    “奴才们一直看着,两个小主儿玩的很尽兴。”宫人连忙低声恭敬回道。

    康熙点点头,往外一看,正殿的灯都熄了,摇摇头,对她们道∶“伺候好主子们,别让他们太闹腾,惹了皇贵妃不舒服。明儿送他们来乾清宫。”

    说罢,就准备离开,却突然听到十三阿哥迷迷糊糊开口问“汗阿玛,我额娘呢她还疼不疼"

    “不疼了,你额娘刚给你生了个漂亮的小妹妹,现在睡着了,过两日你就能去见他了。”康熙扭头,柔声道。

    十三阿哥闻言咧嘴一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道∶“皇贵妃娘娘说,还有四哥四嫂,他们都说有汗阿玛,我就什么都不用担心,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