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53章 康熙的法宝(一更)

    隆科多疯了?

    皇贵妃头一晕,差点晕倒,好在雅琦跟兰嬷嬷两人将扶住了。

    "怎么就疯了呢?"皇贵妃一脸的震惊,她想过将这个脑子已经坏掉的弟弟关起来,圈起来,甚至是放逐,却没想到他……疯了。

    雅琦第一时间倒是觉得其中有猫腻,想到事发当日佟国维的果断放弃, 深深怀疑佟国维极有可能会这么狠。

    为了取信如今是继承人的岳兴阿,让他彻底放下曾经的芥蒂,真心的归属佟家。

    佟家来人正是舜安颜, 哭的不行,说是三叔在家里喊打喊杀,还自残,家里老夫人也已经病倒了。

    一夕之间,因为三叔的荒唐,舜安颜失去了继承人的资格,虽然玛法说为了补偿他,给了他家中近六成的财务做补贴,甚至还承诺会给他安排一个好前程。

    可是.…..

    再多的财务,再多的扶持,能跟佟家的继承人相提并论吗?

    特别是继承人还是自己从小欺负大的岳兴阿。

    整个佟家,在此事前,岳兴阿跟他额娘是人人都能欺负的存在,可是突然间,一切都变了。

    玛法带着岳兴阿亲手处置了当初欺负岳兴阿,帮着李四儿那个贱人兴风作浪的奴仆管事。

    将岳兴阿带到身边,对着所有人宣布,他继承人的身份。

    那一刻,舜安颜只觉得浑身血流停止,生活充满了荒诞。

    舜安颜也是恨毒了隆科多,都怪他作恶张扬,才造成如今的局面。

    也恨岳兴阿……

    隆科多疯的那一刻,舜安颜内心是雀跃的。但随即却有些恐慌,之前沉浸在失去继承人身份的他这才发现隆科多跟李四儿那个贱人究竟闯了多大的祸。

    隆科多叫嚣着孩子们是被……皇上弄死的,然后他被玛法堵住嘴敲量,关在马房之中。

    可恨三叔机关算尽,还早早将一双心爱的儿女送出府,结果照样逃不开一个死字。

    玛法一夜白头,对自己说,如今得失是什么都不重要,是不是继承人也不重要……如今就盼着皇上解气。

    舜安颜有些不明白,原本那么和蔼,曾亲切的拉着自己的手,笑说佟家有虎子的皇上姑父,怎么突然就变得这般冷酷。

    皇贵妃喘着粗气,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然后闭上眼睛。

    第一时间她觉得是康熙做的。

    可是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按照多年对康熙的了解,这人极为自负,也是一个成功的狩猎者,从不缺耐心,不可能在一开始就给自己背上这样的骂名。

    皇贵妃甚至觉得这是隆科多自导自演的。

    这个弟弟既疯且狂,未必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所以那两个孩子真的死了吗?

    "真的死了?"康熙在得到消息的时候,也是一脸的震惊,他只是在得知隆科多居然将一双儿女秘密送出去之后,派人将他们带回来,却得到对方平时反抗,然后……死了?

    暗卫统领跪在地上,很确定道∶"确实死了,属下说了不要伤及性命,但是那个男孩突然举刀反抗,挣扎见戳到了女婴,自己也吓傻了,然后惊慌中落水,救上来,就已经没了……."

    康熙一顿,他没有弄死他们的想法,只是不想留下什么隐患,打算将人放到眼皮子底下,结果却发生这样的事情,也算是造化弄人。

    "不会是隆科多的做的吧?"康熙原是想安慰皇贵妃的,但未曾想,还未解释,皇贵妃就反问。

    康熙思索了一下,从隆科多送人开始,他的人就一直跟着,这一个月他们换了很多地方,都没有跟丢,看着那个孩子从一开始懵懂,变成惊弓之鸟,所以应该……不假吧?

    不过世事无绝对,康熙还是打算再观察观察。

    "你就这么相信朕?"康熙心情很好的拥着皇贵妃,叹气问。

    皇贵妃之前没有完全确认,但是现在确定了。

    在康熙身上锤了一下,皇贵妃瞪了他一眼,然后无比伤感道∶"您再去查查,隆科多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隆科多这个弟弟已经这样了,可别因此在连累了镇儿,若非如此,皇贵妃也不会这么紧张。

    康熙叹口气,没有人想对亲人这般防备,表妹面儿上说不要这个弟弟了,结果梦中还是会哭。

    无他,只因为她在家人跟自己面前,选了自己。

    比起宫中动辄娘家出点儿事,就哭丧着脸来求自己的宫妃,康熙对皇贵妃就更为心疼。

    "小主子,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你必须努力活下去。"京郊一间寺庙里,一个满脸是泪,脸上满是血迹的小和尚在瑟瑟发抖,一个黑衣人站在她身边,开口道。

    小和尚因为眼泪刺痛了了脸上的伤疤,咬着牙,巍巍颤颤的站起来,闭上眼睛,点了头。

    康熙一直派人观察着佟家,隆科多一醒来就闹腾,所以佟国维就让人下药让他每日昏睡。

    佟家如此巨变,这让挑起事端的满都护瑟瑟发抖,他私下求见康熙,问问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不该告状。

    康熙看着满脸忐忑一脸稚气的侄子,含笑摇摇头,表示与他无关。

    有了康熙的肯定,满都护放下心来,一脸憨厚道∶"汗阿玛,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您让我遛鸟,我绝不动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