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43章 小十四的恐惧

    十四阿哥一脸惊恐的看着德妃, 浑身颤抖。

    看的德妃错愕,看的康熙震惊。

    康熙招招手,小十四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扑到见康熙怀里大声嚎哭:“额娘可怕, 额娘可怕!哇哇哇……”

    得益于德妃曾经的教导,十四阿哥知道这个皇宫之中谁最大。

    每次康熙来之前,德妃都要跟儿子说, 不能惹汗阿玛生气,汗阿玛生气了, 就会把他带走,再也见不到额娘了。

    而现在, 整天阴晴不定, 时不时死死抱着自己的德妃把小十四吓坏了, 自己连睡觉的时候, 都要被额娘偶尔摇醒确认在不在她身边。

    还不准嬷嬷伺候自己。

    满宫上下都忙着哄德妃, 小十四害怕极了,他不敢闹腾, 所有人都会说他不听话,额娘就会生气。

    最令他害怕的是有次梦中醒来, 听到额娘说,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十二姐姐的死都是为了自己。

    十四阿哥虽然从前不喜欢十二姐姐总是吸引了额娘的关注, 但是他很喜欢姐姐, 他没有害姐姐的。

    而且额娘还说六哥是被四哥克死的,四哥那么好, 怎么会害人?

    额娘骗人!她坏, 她骗人!

    他想四哥了, 想四嫂了, 还想美人娘娘了。

    他一点儿也不想跟坏坏的额娘在一起。

    哇哇哇……一到康熙怀里,十四阿哥就哭就停不下来。

    康熙在十四阿哥惊恐的哭声中,淡淡的看了德妃一眼。

    儿子跟女人之间,在康熙看来没有任何的可比性,直接抱了十四阿哥就走了。

    德妃想要解释,结果康熙什么都不听。

    小十四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素日里有多活泼?康熙就喜欢他身上那股子闹腾劲儿。

    可现在,孩子窝在自己怀里,浑身颤抖,康熙真的是心疼了。

    看着十四阿哥毫不留情的就这么走了,德妃瘫软在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脸的不可置信,喃喃自语:“本宫这都是为了谁?”

    这几天她总是做噩梦,梦到小十二哭着说恨自己,每每梦醒,她心里就更加痛苦。

    嬷嬷扶起德妃,狠狠的瞪了眼伺候十四阿哥的宫女,然后在看到皇上给阿哥公主们安排的教养嬷嬷的时候,眼神微闪,都是这个贱人。

    这两日主子情绪不好,十四阿哥又闹腾的厉害,原是说好了不让小阿哥过来的,可是这个贱人……

    伺候十四阿哥的教养嬷嬷显然也看到了这个表情,但是她并不害怕,自己的主子是皇上,只有皇上可以动自己。

    派她们来各个小主子跟前的时候,皇上就说了,一切以小主子的利益跟健康为基准。

    德妃可以不让自己伺候小阿哥,但不能在皇上来的时候,不让小阿哥见皇上。

    得罪德妃固然日子不会好过,但是得罪皇上不光一个死字,她还有族人亲戚,是绝不敢赌的。

    匆匆对德妃行了一礼,连忙带着伺候的人追了出去,总不能让皇上重新安排伺候的人手。

    德妃看着康熙把儿子抱出永和宫,整个心惊恐不已。突然瞬间清醒,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觉得自己怕不是真的魔怔了。

    既然已经做了那样的事情,就没有后悔的余地。这几日确实是太过了。

    不管怎么说,小公主已经走了,自己决不能失去小阿哥,真到那个时候,自己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于是爬起身,也焦急的追了出去。

    康熙抱着十四阿哥不知该去哪里,满宫上下,好像去哪儿都不合适,就又到了承乾宫。

    皇贵妃原本正在跟雅琦一起做手膜。

    皇宫中的女人们,都有自己独特的美容方子,皇贵妃更是个中楚翘。

    她有从头发丝到脚后跟所有的保养法子。

    从前只有自己打扮,如今有了儿媳妇,在身体好了之后,皇贵妃就很乐于养护自己这个中意的儿媳妇。

    在雅琪读书的空闲时间,经常跟她一起做养护。

    手上摸着油脂,拿棉布裹着,躺在软榻上,有漂亮宫女帮忙揉着脚丫子,让雅琦有种回到美容院的感觉。

    “你明儿个回去,就带这套粉珍珠的首饰,你年纪小,太多的发钗不光累得慌,还显得繁琐了。”皇贵妃看着儿媳妇白皙红润的脸蛋,含笑道。

    雅琦点点头,刚要开口就听到康熙抱了十四阿哥过来。

    皇贵妃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嘴里直接说了不太干净的话。

    仙女暴躁了!

    雅琦也连忙爬起来收拾一番,真心觉得康熙怎么尽不干人事儿。

    德妃有多紧张十四阿哥,难道康熙不知道?尽会给皇贵妃找事儿,娘娘又不是保姆?

    可看着哭的双眼通红,一脸惊恐没有安全感的十四阿哥。雅琦也愣住了。

    “这是怎么了?”皇贵妃皱着眉头,问道。

    她挺喜欢这个小胖子的,这孩子身上有股子跟禛儿小时候相同的执拗,但是却跟外放张扬,且心眼儿更加直白。

    康熙深吸一口气,胖儿子的分量让他胳膊有些发颤,可这孩子死死搂着自己的脖子,康熙见他这么可怜,也没办法把他交给身边的奴才。

    来了承乾宫,原是想让皇贵妃帮着照看的,但看着看着小十四还是这样,只能先坐下,让人叫了太医过来。

    “德妃有些失智,吓到小十四了。”康熙淡淡的解释。

    失去女儿他也明白,自己虽伤心,可也比不上德妃这个额娘,可为此吓坏了小十四,这就让他有些理解不了。

    毕竟德妃一贯是温柔体贴的性子,这次爆发来的太过突然。甚至比小六走的时候,还厉害。

    皇贵妃闻言,倒是没多问。

    雅琦逗着十四阿哥说话,他也不理,扭过头委屈巴巴的把头扭在一边。

    “小十四,来,娘娘这里有好喝的蜜水……”皇贵妃见不得孩子这样,特别是这个孩子跟自己的禛儿如出一辙的眉眼,让她有些心软。

    原本最喜欢喝蜜水的十四阿哥听到蜜水的时候,浑身更是一个激灵。

    甚至直接再次捂着耳朵,爆哭了来,大喊道:“额娘不哭,十四不喝了,不喝四哥,四哥送的蜜水了。“

    康熙脸一黑,瞪着匆匆而来的伺候十四阿哥的宫人,怒问:“怎么回事儿?”

    嬷嬷吞吞口水,之前因为德妃紧张十四阿哥,日夜都要抱着才能安心,她不被允许进入正殿,还派人问过梁九功,于是扭头看向梁九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