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35章 四个泥人儿

    徐嬷嬷一僵, 没想到自家主子撞到枪口上了,还想多说几句,结果直接被请出承乾宫。

    宜妃正被小儿子闹得焦头乱额, 知道郭络罗氏那张破嘴得罪了四福晋, 一时没多想,因为皇贵妃这几年基本不管事儿,就想着先去道个歉,再送些重礼, 把此事了了。

    不管怎么说,伊娜那丫头还顶着郭络罗的姓氏呢!

    而且, 胤禟不知哪根筋不对了,就是认准了他四哥好,有事没事儿就跟伊娜吵架。

    为此, 宜妃心里也不舒坦。

    可徐嬷嬷回来传话的时候, 宜妃还是吓了一跳。

    然后脸猛地就煞白了, 皇贵妃自来都不是好性子,否则也不会在抱养四阿哥之后,直接把乌雅氏赶出承乾宫, 也不许她跟四阿哥多接触。

    不管乌雅氏是不是因为爬床所以糟了皇贵妃厌弃, 可她到底是皇上的女人, 还生了皇子。

    但是皇贵妃明目张胆的行为, 并没有让皇上厌恶, 甚至还纵容着。

    当初皇贵妃甚至当着众位嫔位的面儿,嫌弃乌雅氏身上奴才气息太重, 怕她影响了四阿哥, 结果这样, 皇上后来不照样不了了之。

    “我真是糊涂了, 皇贵妃最是厌烦别人不给她脸面了。”宜妃猛地摇摇头,赶紧让人给自己梳妆打扮,然后就急匆匆的带着重礼往承乾宫赶。

    皇贵妃脾气大,但是不会背地里算计人,可不让她把这个火儿发了,自己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皇贵妃并不将宜妃放在眼里,但是她也知道说了那样的话,宜妃一定会来,她自来就是个聪明人,否则也不会保住三个儿子。

    “本宫怎么觉得宜妃你拿本宫跟皇上当傻子?”宜妃一进来就连忙道歉,但是皇贵妃却靠在软榻上,慵懒道。

    宜妃脸一白,连忙道:“冤枉呀,臣妾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绝无可能,娘娘此话从何而来?”

    “皇上的意思你不会不知道,郭络罗伊娜养在你宫里,平均一年至少有小半年的时间,你作何从不教养她?不是对皇上不满,这是什么?郭络罗氏居然明目张胆的为难禛儿福晋,真当本宫死了啊?”皇贵妃扬扬眉漫不经心道。

    宜妃哪里敢认这个,于是开始哭诉,郭络罗伊娜的教养全由安亲王府的嬷嬷一手操办,她插不了手。

    “你堂堂皇妃,居然对一个孤女没法子,你难道觉的他岳乐比皇上还厉害?还有,你真是五阿哥的亲额娘吗?或者跟成嫔良嫔有仇吗?”皇贵妃懒得理她的哭诉,径直道。

    宜妃一顿,门外的五阿哥也傻住了。

    他因为听说皇贵妃逼迫额娘来承乾宫致歉,急忙跑了过来,结果刚被请进院子,就听到这么劲爆的话题。

    皇贵妃也就纳了闷了,但凡宜妃约束一下郭络罗氏,也不至于让她如此嚣张。

    上次的事情自己没管,放她一马。这次又在雅琦面前逞能,当她是谁?一届孤女,竟敢如此对自己的儿子儿媳?这背后怕不是有什么阴谋?

    于是奇怪道:“皇上让郭络罗氏入宫什么意思你真不懂?郭络罗氏背后的安亲王府的势力,皇上志在必得。跟她年纪相仿的她绝看不上七阿哥,所以就剩五阿哥跟八阿哥,你难道不知道娶一个脑子不好的福晋影响有多大?要知道五阿哥可是你亲生的。”

    郭络罗氏住在栩坤宫,接触最多的自然是五阿哥,五阿哥模样俊俏,性子也不坏,宜妃就这么看轻自己的儿子?以为他没魅力?

    宜妃总是有诸多的理由,可是看到皇贵妃眼中的鄙夷,也张不开口。十一阿哥身子不好,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操心不够,所以压根就没管郭络罗伊娜,只一味让宫人哄着她。

    至于胤祺会不会看上郭络罗氏,宜妃根本就不担心,胤祺小时候不会满语,被对方嘲笑过,如今两人根本不说话。

    所以剩下的不管是七阿哥还是八阿哥,关她什么事儿?

    皇贵妃又道:“好歹是你生的,上点儿心不成吗?五阿哥人孝顺又聪慧,长得也是俊朗英气,更重要的是还听话,这样的好孩子,难道不该一个十全十美的好福晋?别提什么背景,安亲王府再厉害,这世上还有比皇家跟尊贵的吗?本宫最是厌烦你们这种女人,不就是仗着肚皮争气,管生不管养,真真是让人无语。”

    按照皇贵妃对宜妃的了解,这人绝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胤祺不会娶郭络罗氏的话来。毕竟她也不想跟安亲王府交恶。

    “臣妾愚笨,没想那么多……”宜妃苦涩的张口,想要解释。

    “行了吧你!反正本宫今儿了就把话放到这里,有本宫活着,你们谁的主意再打到禛儿跟他福晋身上。再不长眼欺负本宫的孩子,本宫便是要死,也拖着你们一起!”皇贵妃挥挥手,不想听她叽叽歪歪,直接不耐烦道。

    皇贵妃还是那个皇贵妃,娇纵任性,可这样的态度,让宜妃知道今日这一关算是过了,毕竟她很少揭旧茬,便不再解释,行礼之后,果断离开。

    然后在门口看到了脸色不好的儿子。

    胤祺没有说话,给皇贵妃行礼之后,出了承乾宫就准备回阿哥所,但是却被宜妃叫住了。

    “伊娜背后虽有安亲王府,但是岳乐老迈,她跟世子不合,你不能对她起心思。”宜妃叫住儿子,在他耳边低语。

    自己不能所以七弟、八弟就行吗?胤祺没有说话,送宜妃回宫之后,说是功课没做完,果断离开。

    “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让人通知了胤祺吗?”宜妃走后,皇贵妃含笑看着雅琦问。

    雅琦思索了一下回道:“额娘处事磊落,无不可对人言。”

    “咱们这个皇上,事儿多的很,凡事儿都爱追根求底。爱新觉罗这一家子,没有一个是宽宏大量的性子,包括禛儿也是,你日后对他若有隐瞒,那就得保证能瞒一辈子,不能,不若将你的手段直接使出来。”皇贵妃靠在软塌之上,慢悠悠道。

    更重要的是,宜妃让自己不痛快,她为什么要让宜妃母慈子孝?

    雅琦点点头,谢了皇贵妃的教诲。

    皇贵妃瞧着雅琦,如今是越来越喜欢,自己挑的自然是最好的。也不想她日后被人算计了,或者儿子长大后有了别的女人,冷了她的心,夫妻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