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24章 夹子万更(捉虫)

    满室寂静, 就连胤禛也是完全没有想到,涨红着脸有些不知所措。

    第一次被人叫阿玛的感觉很奇妙, 即便心中清楚她可能不是在叫自己,现在只是巧合,可是胤禛看向大格格的眼神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味道。

    只有大格格嘴里不断的“玛玛玛玛……啊啊啊啊……玛玛玛玛……”

    不光喊得起劲儿,大格格拽着胤禛的衣服的手都没松。

    甚至还拽着他的胳膊,让他继续摇拨浪鼓。

    胤褆迟疑了一会儿,有些怀疑的看着自家大闺女热情的靠着胤禛,就是不准自己碰她,简直给气笑了。

    但又看着她这么小,叹口气, 伸手戳戳大格格的小脸蛋,可以放缓语调,开口道:“唉!闺女,你认错人了,阿玛在这儿呢!”

    可是大格格就是趴在胤禛怀里, 还嫌他戳自己,扭过头给了他一个后脑勺。继续抱着胤禛大叫:“啊啊啊啊……玛玛玛玛……玛玛玛玛……”

    一副完全不看在眼里的姿态让胤褆有些不会了。

    “噗……哈哈哈哈哈……”胤礽实在没憋住,捂着肚子就开始狂笑起来。

    昨儿个二侄女出生后,老大就一直拉着脸,还跟汗阿玛说新生的小格格体弱,怕养不活, 惹得汗阿玛多有怜惜。

    但却没想到,大侄女直接给自己认了个新阿玛。

    这简直太可乐了!

    这个大侄女他喜欢!

    哈哈哈!看到老大一脸拧巴, 胤礽就觉得简直是太好笑了。

    胤礽一笑, 康熙也没忍住, 因为确实也挺好笑的。

    康熙笑过之后, 就走过来从胤禛怀中将大孙女抱起来,笑道:“敢情咱们大格格第一次叫人,还认错人了?”

    “大哥,你别难过。你看小四虽然年纪小,但是心细,读书的时候也要照看大格格不说,听说夜里还带着他的小福晋一起哄孩子睡觉。但凭着这份耐心跟周到,大格格喜欢他,就是对了!”胤礽扬着眉毛,看着胤褆,打趣道。

    言外之意,你又不哄孩子睡觉,也不陪她玩,认你才怪了!

    康熙看着怀中的孙女,这会儿还努力朝着胤禛伸手,看着胤禛的个头,大孩子抱小孩子怎么行?就把孩子给了一边战战兢兢的奶嬷嬷。

    大格格一到奶嬷嬷怀中,闻到熟悉的味道,也没闹腾,就拽着对方的衣领还扭头朝着胤禛露出独属孩子的无齿笑容,甚至,还有口水唇角溢出。

    瞧着老大模样着实可怜,康熙就让奶嬷嬷把孩子抱下去伺候了。

    环顾四周,地上的被褥上面还铺了一层小花布,上面还有小老虎小兔子的布偶,甚至还有各色的小球,房中的摆设都放在四角,一看就是尽了心的。

    在看到旁边的桌子上,整整齐齐的一摞已经抄好的孝敬,康熙顿时心中一软。

    然后对胤禛小道:“你这四叔做的倒是不错。”

    胤禛脸上闪过羞赧,张张嘴,然后沉默了。

    “怎么??”康熙想说什么见他神色不对,直接问道。

    胤禛扭头看着一边拿着拨浪鼓摇动的大阿哥,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儿子从前竟是不知道小孩子这么难带,大格格性质活泼可爱,也算得上很是乖巧了,但是吃喝拉撒加起来,足以让儿子焦头烂额。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胤礽拍拍胤禛的肩膀,问道。

    “当阿玛跟额娘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胤禛垂着头,不好意思道:“特别是额娘,生育本就艰难,还要照顾孩子,真的很辛苦。也不知民间普通百姓之家,是如何情况?”

    胤禛说完之后,康熙也颇为感触,温和道:“你能有这般体悟,朕甚为欣慰,回头朕带你出宫去看看,你就知道了。百姓家可不这么养孩子,他们……你看过就知道了。”

    “汗阿玛!”康熙话音刚落。胤礽就长出一口气,对着康熙动容道:“听四弟这么一说,倒是让儿子想起当初汗阿玛既要处理朝政,又要照顾儿子,儿子可没有大格格这么乖巧,当时一定不容易吧?”

    “朕当初虽然忙碌,但是看到保成你天真无邪的笑容,就觉得不累了。”康熙也看着胤礽,柔声道:“你幼时也是很乖巧,朕忙碌的时候,从不闹事儿。偶尔只有想朕了,才会哭闹。”

    “汗阿玛,儿子虽体会不了这种辛劳,但是偶尔脑中也会有零星的记忆,记得一次,幼时儿子撕了折子,您都舍不得训斥儿子,而是抱着儿子补折子。”胤礽看着康熙,愧疚道:“儿子简直太不懂事儿了。”

    听到胤礽说的话,康熙也是想到了曾经,曾经自己跟保成相依为命的时候,曾经自己被朝事逼的日日难以安眠,都因为有保成在,才能竭力撑下来。

    于是康熙看着胤礽,柔声道:“保成你不要这么想,有你在……”

    康熙跟太子当着胤褆胤禛的面就开始回忆当初,说到动情处,两人都感触甚多,太子甚至红了眼睛。

    胤褆在一边深呼吸一下,实在不愿意再继续待在这里,于是扭头问胤禛女儿这两日的生活,顺便说些感激的话。

    胤褆知道,胤禛没必要给他带孩子,便是抱过来,让奴才照看,他也说不出什么。但是亲力亲为,确实让胤褆挺感激。

    “夜里要喝两回奶,每次喝完就要人跟她玩一会儿……”胤禛也不想看汗阿玛跟太子之间的亲腻,示意胤褆出去说,走到门口就开始介绍。

    一开始他觉得让奴才照顾就好,但是一开始小福晋担心白日孩子被吓到了,又担心照顾不好让大福晋担心。胤禛自己也觉得既然带回来,就不能出事儿,两人只能在自己陪着。

    结果一夜之后,孩子就开始黏上他们,夜里哭闹着要他们,胤禛……说实话,也不舍得,他没想到大侄女会对自己这般依赖。

    又想着这么小的孩子使劲儿哭,害怕伤了嗓子。

    结果妥协一次的结果就是……次次妥协。

    对着这么小的孩子,胤禛也说不出大道理,只能先顺着她。

    听着四弟滔滔不绝的讲述,听了满脑子的吃喝拉撒,胤褆都蒙圈了。

    但是他能明白一件事儿,小四两口子是真的扎扎实实给自己带了几天娃,还没怎么要奴才?心中顿时对胤禛另眼相看了。

    “谢了!”胤褆拍拍胤禛的肩膀,表示感谢道。

    就是他跟福晋,也没这么带过闺女。小四两口子确实将孩子照顾的很好。不管什么原因,这个情他领了。

    即便是对于女儿叫胤禛阿玛的事情多有抵触,可如今惠妃甚至不爽利,大福晋产后还昏昏沉沉的,新生的小格格如猫叫的羸弱,胤褆只能先继续将大格格放到胤禛这里。

    康熙来看过胤禛之后,拿走了他写了十几遍的孝经,又有太子跟大阿哥的求情,胤禛此次禁足就算是结束了。

    临走前,瞧着孙女可爱,眉眼间还有些许太子的影子,心下有些怀念,就先把孩子抱走了。

    “太恐怖了,不到十日,居然就抄了完了一百二十遍?”胤禟被通知禁足结束的时候,忍不住喃喃自语,艳阳高照之下,他居然觉得有些寒气。

    孝经的一百二十遍啊!这还是人吗?

    得罪了四哥,真的好吗?

    “九哥九哥,咱们去给四哥道歉吧!”胤誐从外面冲进来,拽着胤禟就道。

    胤禟脸上的笑容一顿,扭过头,别扭道:“才不要。”

    “可是九哥,你要知道如果有人这么说宜妃,你绝对会比四哥更生气不是吗?”胤誐焦急的看着胤禟,继续道:“我觉得如果有人说我额娘,我绝不会揍一顿就能解气的。”

    胤禟沉默了,虽然他嘴上说额娘偏心,可若有人在自己面前说那样的话,自己不弄死他,就不是爱新觉罗家的爷们!

    一想到这里,胤禟突然有些慌,自己挨打确实不冤,只是……四哥会原谅自己吗?

    而且自己说了那样的话,额娘没有被汗阿玛或者皇贵妃迁怒吗?

    虽然表面上不甘愿,但是胤誐一拽,胤禟就顺着他的力道来了阿哥所。

    “四哥四嫂都去读书啦?”好巧不巧,禁足被解,胤禛就去上书房找先生,将自己最近写得功课上交,还打算将心中的疑问都问出来,胤誐听到人去上书房了,声音都尖锐了许多。

    胤禟也是吃惊道:“这么拼做什么?”

    胤誐吞吞口水,看了看自家九哥……的脑袋瓜子。

    “你瞧我做什么?”胤禟有些莫名道。

    胤誐一脸痛苦道:“九哥你说,哥哥们这么聪明还都这么拼命,我咋办?”

    胤禟沉默了,自己聪明,可也不想拼命啊!

    前面的兄长们都太过分了,丝毫不考虑他们后面这些弟弟,一个个都那么拼,让他们可怎么活?

    “你现在要去上书房吗?”胤禟迟疑了一下,轻声问。

    胤誐摇摇头,连忙道:“不想不想不想!”读书那么可怕的事情,自然是能少则少呀!

    说完又想了想,看着胤禟道:“如果九哥你要去,我可以陪你去。”

    胤禟咬咬牙,对胤誐道:“先回去把四哥之前留的功课都拿上。”

    这么拼的哥哥,他自然是再次清楚的明白不能得罪,能和解还是赶紧和解吧!否则真被记仇,自己就算再聪明,估计暂时也斗不过。

    “九哥你居然被禁足还写了四哥留的功课?”胤誐用着受到背叛的眼神看着胤禟,因为……他……没写!

    胤禟一顿,不可思议的看着胤誐,明明禁足前,不是还让自己去道歉的吗?结果被关了就能不写功课了?

    可虽然不了解,但到底是自己认可的十弟,胤禟猛地拉这胤誐往回赶,边跑边焦急道:“快点儿,回去补呀!”

    按说解封第一时间,将四哥留的功课认认真真交上去,还有和好的可能,若是连这个都不写,那才是真的跟四哥绝交。再无和好的可能!

    四哥这人虽然不讨人喜欢,但是又不独独对他跟十弟这样,没瞧见四嫂每日都乖乖跟着他读书吗?

    难道要真的比不过一个女流之辈?

    胤禟自觉地自己丢不起那个人。

    而儿子隔离结束,还打算再教训一下他们的贵妃跟宜妃,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自己的儿子,去阿哥所问,却被告知两人在书房里写字?

    “这不可能?”钮祜禄贵妃一脸不可置信,自家儿子自己还是懂得,人蠢还懒,怎么可能主动学习?

    太阳还没从西边升起来呢?大白天说什么胡话呢?

    等确认就是在学习之后,贵妃一脸神奇的让人莫要打扰。

    宜妃也是满脑子疑惑,只让人守着,看着他们休息的时候,就给自己拽回来。

    “你倒是写快一点儿呀!”胤禟看着十弟抓耳挠腮的连横平竖直都写不好,急的都想自己动手。但仅剩的理智让他控制住了自己。

    只因为他想起四哥赞赏四嫂的话,虽然爱偷懒,但是她的功课最认真,态度最端正。

    “算了,你还是不要着急,写满一点儿,认真一点,尽量写整齐。”胤禟想到这里,有赶紧叮嘱道。

    因为实在是看着十弟写字捉急,胤禟就干脆自己再练一练,多写一点儿给四哥看。

    胤禛解禁之后,先去看了皇贵妃,就去了上书房。

    教导胤禛的师傅在清闲了不到十日之后,痛并快乐着连午膳都只是对付了两口,不光一张张给他检查功课,还要解惑。

    而一旁胤禟胤誐两位的师傅,则是投来了羡慕的眼神。

    皇子读书读的好,他们就会得到皇上的称赞,反之……就会被皇上所不喜。

    身为臣子,没人想要被皇上不喜。

    可他们的学生……唉!不提也罢!实在是跟勤奋的四阿哥是两个极端。

    眼瞧着四阿哥早早过来读书,可身为师傅的他们,却始终没看到自己的学生。

    下课的时候,胤禛倒是没有多留,而是先去接了自家福晋,两人一起去承乾宫陪皇贵妃用晚完膳。

    谁知刚坐下,得到消息的胤禟跟胤誐就追了上来。

    胤禛原本还算轻松的表情立马就变了,他也是有脾气的,凭什么惯着胤禟?还是皇贵妃说了两句,这才稍微控制住。

    “给皇贵妃娘娘请安!”胤禟跟胤誐一进来就先行礼。

    行礼之后,一路上给自己做了许多心理建设的胤禟,带着愧疚看着皇贵妃道:“娘娘,小九来跟您道个歉,之前小九因为听信宫人胡言乱语,所以对四哥说了您不好的话,都是小九的不是。”

    胤禟一开始也没打算姿态这么低,只是他越想越不对,加上皇贵妃真的太漂亮了,胤禟一想到自己居然说了那样过分的话,心中这会儿就真的愧疚了。

    胤禟的模样实在讨喜,皇贵妃也知道宫中都是怎么传她的,可她如今对宫里的女人,早就不怎么在意了。

    再说,事后,皇上也训斥了贵妃跟宜妃,她也不想一直揪着不放。

    为此皇贵妃含笑道:“知错能改,就是个好孩子。”

    胤誐看看好像变了一个人的九哥,傻站了一会儿,就连忙大声道:“我也有错,我不该看九哥吃亏,就去打四哥,我也道歉!”

    看一眼十阿哥,皇贵妃立马扭头再看看九阿哥,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太伤人。

    又转过去强迫自己看着十阿哥,含笑道:“小十你跟要好,帮亲不帮理,也不算有错。额……不过你四哥也是你兄长,下次不要这样。两个打一个,多不好呀?看到不妥之处,就让侍卫过去阻止,你还小,别冲动!”

    九阿哥长得白皙漂亮,十阿哥……实在不是皇贵妃喜欢的类型。

    原来皇贵妃竟是如此和蔼可亲明事理?

    胤禟跟胤誐对视一眼,两人的表情都轻松了不少。

    “禛儿,你过来。”皇贵妃将胤禛叫过去,对他道:“你动手打弟弟也不对,他们便是有错,你可以……罚他们写字、抄书,就像你汗阿玛罚你一样,但不能动手,知道吗?”

    “都听额娘的。”胤禛不想违了额娘的意,便是心中不愿,还是扭头看着两个弟弟,开口道:“日后你们在犯错,就抄书吧!一百二十遍起步!这次就先抄三字经吧!”

    “四哥,你要相信,再这么嘴贱,不用你揍,我自己就直接找条绳子吊死得了。谢谢四哥,弟弟对你的敬仰,犹如黄江之水,滔滔不绝……”胤禟也没想到,四哥能这么轻松就绕过自己,一时兴奋,就有些得意起来。

    胤禛的冷脸,也没能让他的热情熄灭。

    三字经?他这几年已经抄了不少了!因为之前字写的不好,四哥就给了自己太子当初给他练字的三字经字帖。

    嘿嘿……自己果然有颗聪明的脑袋瓜子。

    想到这里,胤禟就从怀中拿出自己跟胤誐的功课,邀功道:“四哥,我已经写好了,你过目吧!”

    胤誐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微微后退,靠近雅琦,低喃道:“为什么我没有一个聪明的脑袋?”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雅琦顺嘴回道。

    胤誐叹口气,跟雅琦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专心啃起点心来,不参与四哥九哥之间的事情。

    胤禟也没想到这么轻松过关,四哥既没发火,也没继续给自己冷脸。

    胤禟心中觉得不切实际,因此想到平日四嫂跟四哥的相处,学着道:“四哥,你不要这么严厉呀?弟弟我真的没偷懒的,只是刚开始写,难免写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