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水中的鱼 作品

第249章 年家小格

    “若是别人打了九哥,这辈子估计就是死仇了。”胤誐送走胤禟之后,对着他留给自己的账房轻笑道。除了四哥,看九哥信服谁

    王进垂着头,老实的跟在敦郡王身后,表示自己没听见,自己家主子什么的德行,作为心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因为有一起长大的情分,加上雍郡王对自家主子从无私心,多有帮衬扶持,这些年一路走下来,才会有如今的结果。换个人这么教训,可不是结仇吗?

    “你跟了我九哥这么些年,怎么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胤誐说完话,没见回应,扭头看着恭敬垂头站在自己身边的王进,径直道。

    王进继续做木讷状,跟自家主子能混在一起的十爷也是个啰嗦的,自己无需附和,他自己就能说很久,所以低头干活就是了。

    胤誐担任内务府统领,这是其他人没想到的事情,原本有心竞争这个职位的胤禩还主动表示∶“十弟若是有要帮衬的,尽管开口。”

    "好的,有需要我就找八哥。" 胤誐含笑说完,就把这件事儿放到脑后了。

    可是没几天,胤誐就跑到户部找胤禛。

    胤祯并不担心胤誐的差事,他虽然没担过什么大事儿,也没有其他人那般聪慧,但是绝对不笨,内务府的事情相信十弟能够处理妥当。

    “怎么了”胤禛看着一脸菜色的胤誐,纳闷道。

    胤誐先是看了他四哥一眼,然后鼓足勇气道∶“四哥,你说我若是狠得罪了八哥,会怎么样"

    “老八欺负你了”胤禛皱眉道。宫中的事情,除非必要,胤禛不会关注。

    胤誐搬搬嘴,直接道“八哥主动说要帮我,我就跟他客气了一句,结果如今好些事都被他揽了去,我就纳了闷儿了,理藩院如今这么闲了"

    “莫管他,改打就打,该罚就罚,账目对好,有不对的地方就去找太子,找汗阿玛,做好你分内的事儿,若是老八执意插手,你也不怕撕破脸,去找汗阿玛。" 胤禛喝了口茶水,径直道。

    胤誐点点头,他素来最厌烦这些事情,不爱跟人争抢,但是也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他这次来找四哥,并非完全因为八哥插手内务府之事,而是得了一个消息。

    “我在内务府跟人闲聊的时候,听说八哥跟年老二挺熟,两人还在一起骑过马。”胤誐低声道。

    年家隶属汉军旗的镶白旗,在内务府这段时间,胤誐也是汗阿玛跟接触挺多,因此大致知道,汗阿玛有意将汉军镶白旗给四哥统领。

    年家老大年希尧对瓷器颜料很有研究,四哥为此跟他交好,这事儿汗阿玛还在私下打趣过。

    年羹尧自然算得上是俊才,还是汗阿玛挺喜欢的才俊。

    年老二胤禟堕中闪过五驸马给自己推荐的年羹尧,然后对胤誐道∶“这些事儿日后不要跟我说,内务府掌管皇家事务,你可能会得知许多辛密,最主要的就是嘴紧。”

    胤誐点点头,这件事也是太子示意自己给四哥提醒的,四哥心里有数就好。

    “年羹尧”胤禛回府跟雅琦闲聊,就说起年羹尧,雅琦闻言差点儿蹦起来,脑中瞬间闪过三个人名∶雍正小蝶年羹尧。

    至于里面讲什么她都忘光了,只是名字还记得。

    如今她对胤禛放心的很,所以对这些隐约有些记忆的姑娘,并无芥蒂。

    反正历史上的雍正一定不是自己的胤禛.

    "怎么你听过这个名字" 胤禛挑眉问。

    雅琦眨眨眼睛,看着胤禛开口道∶“年家有个好漂亮的格格,也不知道日后便宜了谁?”

    "怎么传出这个流言?" 胤禛对年家印象还不错,所以听到关于女眷的事情,就有些不高兴了。

    在他看来家族兴旺主要看男子,女子传出这样的名声,并非好事儿。

    毕竟胤誐都知道的事情,他也不可能不知道。

    雅琦捏着胤禛的手指,低头笑道∶“京里好名声的姑娘多了去了,也不算坏事儿。比方说钮祜禄家的格格说是旺夫旺子,唐佳氏的格格懂事孝顺,董鄂家的姑娘娇美多才……”

    选秀前传出好名声好命格,有益于日后选秀。姑娘家的未来,不由自己决定,用这样的手段抬高身价,雅琦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在听到钮祜禄家的格格的时候,有些关注而已。

    胤禛对此不做评价,他对别的姑娘没什么兴趣。

    “我回头定要看看年家姑娘有多漂亮,要是人品不错,再给她做个媒。”雅琦靠在胤禛怀里,轻声叹道。

    胤禛拥着她,笑道∶“这些格格自有宫里做主,选秀的时候,就已经记名了。你也无需费心,指不定她们家中已有安排。"

    “十四弟的婚事你有章程没有,我一问他,他就说漂亮懂事就行,其他不管。”不说其他格格,雅琦有些头疼的看着胤禛道。

    其他人她不用管,但是说起选秀……十四福晋的事情却不得不插手。

    因为胤祯他自己完全不上心,一开始直接就给康熙说交给四哥四嫂。

    胤禛揉揉额头,汗阿玛原本选定的完颜氏,十四弟看了一眼,嫌弃对方不够漂亮。

    然后他看上的舒舒觉罗氏,胤禛派人一查,发现她私下却是个性子极为软弱有些小家子气,得知之后,十四他又不喜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