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雪轻轻 作品

第九一十九章修坊正办事套路

    双节棍是红色的,这说明它的主人是个极为烧包的人。

    这份张扬十分耀眼,若非是烧包的人,也不会用这种大红色彩。

    可大红色的双节棍一亮出来,秦平宇就看直眼了,嘴里不时地吸溜着口水,眼馋极了。

    “哇啊哦……太美了,挑好看了,真是……兵器中的极品之物啊。”这小子对双节棍痴迷了。

    云朝阳和云夕阳此刻没工夫搭理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小弟”的狂热脑残粉,而是在等待着动手的机会。

    那德胜坊的坊正修有福早就得到信了,说是咱们坊里,有一群孩子在打架斗殴,打得可惨烈了,谁都拉不开。

    呃……确切滴说,是谁也不敢上前劝解。

    一个个都打红眼了,你一拳我一脚的,也不管哪是哪了,更不管谁是谁了,逮着哪个,能揍得过就揍,揍不过,就挨揍。

    反正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你,简直就是一群土匪下山,闹得鸡飞狗跳,乌烟瘴气。

    修有福揪着下巴上的寥寥几根胡须,一边龇牙,一边满不在意地打着官腔,“你们也不看看打群架的都是谁家的孩子?

    那是咱们该管的吗?嗯?咱们这里哪个人能出去,靠近了他们?再说了,你们不睁眼睛看看,九亲王爷府的马车就停在路边,车上的两位小公子手里拿的是啥?那是揍人的东西。

    这说明什么?说明两位小公子闷得慌,正要找机会松快松快呢,你们哪个有胆子坏了小公子的闲情?”

    “呃……也是哈。”几个准备上前去制止群殴的街坊小管事的一听,都歇了这份心思。

    修坊正见几个人都消停了,立马不乐意了,“你们这是干啥?想撂挑子不干了?嗯?孩子们打群架,也不能放任不管哪。”

    窝艹……

    几个小管事的都被训得郁闷了,瞪着眼珠子看着修有福,心道,你这是让管还是不让管哪?啊?

    这不让管“闲事儿”的是你,让管“闲事儿”的也是你,不准坏了九亲王爷家两个小公子兴致的,还是你,咋地,你嘴大啊?咋说咋有理?

    修有福一副老神在在地装逼范儿,道,“你们哪,就是死脑袋瓜子不开窍,啥事儿教都教不会,这日子叫你们过得,都不长眼睛啊。

    本坊正说过让你们现在就去管了吗?本坊正说过不让你们半个时辰之后去管了吗?嗯?你们自己办事儿不灵活着些,机灵些,还怪我老人家喽?”

    呃……这话说得,嗯嗯……好有道理!

    这么说,是我们错了?

    几个小管事跑腿学舌的,都被训老实了,也服气了,立马露出佩服之极的起敬之色,看得修有福很是得意。

    “都给本坊正准备好了啊,一会儿你们看见那伙子人打架打到凶处,就上去制止。

    若是没有缺胳膊断腿的,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傻了吧唧地往前凑合。我可告诉你们啊,谁败了两位小公子的兴致,我就拿谁是问。”

    几个小管事的闻言,心里发苦。

    唉……这活儿不好干哪,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咋地都不是啊。

    唉唉……九亲王爷的两位小公子不愧是杀神的儿子,丁点大就知道打群架了,这长大了,还了得?果然是英雄好汉的种,没有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