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骑士 作品

第九百二十五章 兵指北方

    “你就不用再考虑考虑?”肖恩冲着苏菲丽雅一阵挤眉弄眼,意思是你平时怎么将小家伙给得罪了,这种情况下,闺女连犹豫都没半分。

    “不用,我要跟着爸爸。”安妮无比坚定的道。

    “好,你们不用害怕,爸爸接你们上来。”肖恩远远的安慰道。

    由于领主府的空间有限,是没有办法容纳两尊法则之躯同时降落的,肖恩直接隔空取物,两股柔和的力量同时包裹着安妮和艾伦,托着他们往两尊法则之躯送来。

    “飞起来了,飞起来了,快看,快看,安妮自己飞起了,哈哈哈……艾伦,艾伦快看……”

    安妮与艾伦迥异的性格,进一步展现。

    安妮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傻大胆,自己凭空飘起来,不仅没有害怕不说,一会扭扭头,一会伸伸腿,发现自己没有掉落的迹象后,更是摆动着手脚,在空中做出了游泳动作,没想到这么做,还真带着她身体往前移,顿时让她兴奋的不能自已。

    只是她并没有注意到,她老爸的脸色明显变黑了,她的这种胡折腾,极大的增加了他的负荷。

    艾伦小脸上的神情,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担忧,但是很快便被好奇占据,小心翼翼的伸着脑袋打量着周围情况。

    看到姐姐安妮,在空中自由泳后,眼中虽然有着几分羡慕,却并没有采取实际行动,依旧暗暗静静的一动不动,显然是害怕,自己随意动弹,从空中掉下去。

    “接住!”

    在安妮和艾伦距离肖恩号和苏菲丽雅号只有十米不到的时候。

    两人的速度猛然加快,尤其是安妮,有一种直接被扔出去的感觉。

    只是这个扔的对象,并不是肖恩,而是她的母亲苏菲丽雅。

    艾伦则向肖恩飘了过来。

    “啊……”原本充满期待的安妮,顿时傻眼了,忍不住尖叫道,“爸爸是个大骗子,竟然骗安妮。”

    肖恩一伸手,将艾伦接入自己的怀中,能量汇聚,一个安全座椅,出现在了他的胸前。

    艾伦依旧是呆萌呆萌的望着肖恩,并没有因为自己没有飞向自己母亲而哭闹。

    “真是听话的小家伙,难怪你母亲对你这么喜欢。”肖恩忍不住捏了捏小家伙粉嫩的小脸蛋。

    小家伙的眉头顿时一皱,显示出了自己内心的不喜。

    也不知道是不喜欢,这种被人捏脸的行为,还是不喜欢肖恩现在过分亲昵的举动。

    肖恩看在眼记在心,以后慢慢尝试与自己儿子沟通交流,建立感情。

    毕竟自己与苏菲丽雅的灵魂记忆中,看到了属于艾伦的点点滴滴,已经产生了深厚感情。

    但是在艾伦的眼中,自己依旧是刚刚相处了不足半日的,更多时候存在于传说中的爸爸。

    肖恩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儿子安置在其中,笑着道:“爸爸可不敢带你姐姐那个小捣蛋鬼,她对我从来没有怕像,在我这边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还不如将她放在你妈妈那边,至少会有所收敛,接下来的一路,我们爷俩就要相互照顾了。”

    艾伦眨巴了眨巴大眼睛,似乎想起了某个不好回忆,深以为然的冲着自己爸爸点点头,显然是认可了他对自己姐姐的评价。

    显然他平时也没少受姐姐安妮的折腾祸害。

    “接下来可能有几分不适应,但是习惯一下就好了,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明白?”艾伦虽然只有三四岁婴儿的模样,但是肖恩并没有纯粹将其当婴儿看待,而是对待大人的交流模式,因为他知道,对方能听得懂,并且会永久性的记忆。

    艾伦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一团团能量涌出,直接将这个安全座椅包裹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小型能量安全囊。

    这个安全囊,不仅能够保护艾伦的安全,同时也将其接入了法则之躯的感知系统,能够看见它所看,听到它所听,只是没有操作能力的伪驾驶状态。

    进入这种状态后,艾伦再一次变的面无表情,只有大眼睛滴溜溜的直打转,显然法则之躯摄取来的信息,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已经目不暇接,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其他。

    苏菲丽雅号的情况,如出一辙。

    肖恩这个时候,才有空理会自己女儿先前的指责,“说爸爸是大骗子,那可就冤枉我了,我先前只是问你,想要跟着谁?可曾向你保证,一定会让你跟着谁?这一次,你就老老实实的跟你妈妈交流感情,什么时候,你们两个人的感情变好了,你妈妈同意了,我就将你和你弟弟交换。”

    “我不管,我不管,妈妈偏心弟弟,爸爸也偏心弟弟,小安妮就是没人心疼的小可怜。”小安妮一副自艾自怜的模样。

    “想获取别人的更多关注和痛爱,必须自己先付诸努力才成,你要是有你弟弟的一半乖巧懂事,我相信你妈妈,对你就不是言辞苛责。”肖恩循循善诱的道,“指责别人之前,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啊啊啊……”仅仅是从那边传来的声音,肖恩就能够想象得出小安妮是一幅怎样抓狂的模样。

    汪汪……

    紧跟在安妮与艾伦的身后,巴顿兴冲冲的自己飞了上来,围着肖恩一阵打转,粗长的龙尾就像狗尾巴一样摇的欢。

    原本肖恩没有计划带着巴顿,不过看自己老伙计看到自己兴奋的模样,心不由得一软,两个小家伙都已经带了,不差他一个。

    自己身边的空间顿时开始扩张。

    肖恩冲着巴顿招招手道:“老伙计,一起上来吧。”

    汪!

    得到许可的巴顿,立刻兴冲冲的收拢龙翼钻了进来,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坐在肖恩身边。

    对它来说,坐在肖恩的身边,是它狗生最幸福的一刻,这种幸福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了。

    很快巴顿也被能量囊包裹,接入了法则之躯的灵魂联系网中,顿时所有人耳中出现了它欢快的叫声,与安妮叽叽喳喳的吵闹声遥相呼应。

    “准备好了,我们要出发了,目标北方要塞。”

    “报告长官,已经准备完毕,请求下一步指示。”安妮压着嗓子,装腔作势的道,刚刚的争执已经被她丢到了九霄云外。

    小家伙最大的优点就是,自娱自乐。

    既然没有办法改变什么,老老实实接受的同时,还从里面琢磨出新玩法来。

    “出发。”肖恩号率先腾空而起,苏菲丽雅紧随其后。

    “出发。”安妮的性格,固然活跃的有些让人头疼。

    但是不可否认,她绝对是他们一家四口中的开心果。

    就没有她活跃不起来的气氛。

    一会兴高采烈的对着沿途高速掠过的景色指指点点。

    一会又给大家献歌一曲。

    一会又跟肖恩他们扯起了牛马不相及的牛皮。

    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尤其是肖恩他们争分夺秒,动用的是高消耗的法则战斗机状态。

    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北方要塞已经近在眼前。

    从高空俯视,以北方要塞为首的北方防线立体感更强,它就像是一道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清晰的划分了生与死的界限。

    亡灵帝国方向诡雾弥漫。

    这不是肖恩离开时的那种紧紧贴在地面上的那种诡雾层,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诡雾,高度已经突破了千米,已经与云雾联系到了一起,只是越往顶层越稀薄就是了。

    诡雾中弥漫出来的死亡气息,即便是普通人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很显然在过去五年中,亡灵帝国同样也在发展壮大,能够从阴影位面中汲取的能量更多了。

    他们正在对自己占领的土地,进行疯狂的改造,将其变成适合他们生存的沃土。

    永夜军领方向则是人声鼎沸,灯火通明。

    相比起五年前,这里大大小小的城堡、要塞、法师塔、城防塔、火炮和魔导炮的数量,足足多了一倍有余。

    时不时的就会有城防塔光芒大盛,一道金色光芒直接射入对面的诡雾深处,紧接着便是锣鼓喧天,周边的魔导炮调转方向,纷纷对准金色光芒所在方向,对那里进行一轮炮火洗地。

    那些法师塔的情况与城防塔完全相反,自身不仅没有放射出光芒,相反完全被诡雾所笼罩。

    更准确说,那些诡雾正在被法师塔源源不断的吸收。

    至于去向,自然是依托法师塔存在的第二世界。

    永夜军领与亡灵帝国的战争,在过去的五年中,从来不曾停止过,只是用一种全新的模式展开。

    肖恩与苏菲丽雅接近北方要塞后,便自动的调低速度,缓慢靠近。

    他们刚刚接近北方要塞三公里,便有两队巨鹰空骑迎了上来。

    他们并不是来阻拦肖恩他们的,而是前来迎接的。

    昨天晚上,肖恩并没有只顾着与苏菲丽雅缠绵了,他已经利用自己的灵魂网络和永夜军领的法师塔网络,进行了一系列的准备和安排。

    比如将新布瑞桑法师塔群的操控权,重新交付给新布瑞桑守护者阿米莉亚,让其协助封锁自己归来的消息。

    自己先前归来的时候,抢夺法师塔操控权的事情,着实将阿米莉亚给吓了一个半死,之后灵魂更是被肖恩无意识的囚禁起来。

    比如自己带回来的远古巨龙费基尔的安置问题,接下来不适合带着它到处跑,就这么扔在中央广场也不是合适的处理方法,必须将其另找地方安置才成。

    比如向处于联网状态的几位元帅告知自己安全归来,以及不日前去巡视的消息。

    肖恩向苏菲丽雅所说的封锁消息,指的是向普通领民封锁消息,制造冲击感。

    各大统帅该通知的还得通知,尤其是像北方要塞这种还处于战时状态的领地,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着。

    若是他们贸然冲过来,还没等到他们完全靠近,就一魔导炮先轰过来了。

    新布瑞桑那种误会有一次就够了。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领主大人和领主夫人竟然在天上飞。”

    “大白天的,说什么胡话呢,领主大人还没从沉睡中醒来……真神保佑,真的是领主大人,真的是领主大人,难道领主大人从沉睡中苏醒了。”

    “大家快来看,领主大人回来了,领主大人回来了……”

    肖恩与苏菲丽雅仅仅是从天上飞过,便在北方要塞引起了轰动。

    “我的领民们,我的士兵们,我现在郑重的向你们宣布一个好消息,我已经回来了,你们过去五年,为我们的领地,为我们的领民付出的血汗,我全知道了。

    请允许我在这里,代表全领地的领民,向你们执以十二分的谢意。

    你们是我们领地当之无愧的英雄。

    过去五年中,我非常遗憾,没能与你们共通杀死在第一线,没能够亲手埋葬那些为了领地献出宝贵生命的士兵们,没能为你们亲手为你们戴上代表荣誉勋章。

    但是我保证,从现在开始,我永远都与你们站在统一战线上,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

    这是对你们过去五年辛苦坚守的嘉奖,我保证,这种嘉奖仅仅是一个开始,而不是全部。”

    很快肖恩便重掌了三体法师塔。

    通过法师塔,他的巨大投影,出现在了北方防线每一座法师塔、每一座城防塔的上空。

    他的声音传遍了角角落落,传到了每一名永夜士兵的耳朵中。

    最后收尾的时候,更是有一千万的法则之力,顺着这条网络输送到了北方防线的角角落落,化成了星星点点的金色光芒,没入了周围的士兵身体中。

    “领主大人,是领主大人,太好了,领主大人终于醒过来了,我们有救了。”

    “这是……我感受到力量在身体中涌动,这是法则之力,天呐,这么多的法则之力,领主大人哪里来的这么多法则之力?”

    “不愧是我们的领主,总是能够给我们带来惊喜,有了这么多法则之力,我们有充足的信心,打一波反击,将那些骨头架子赶出百里去。”

    “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领主大人,我能够听到他在我的耳边低语。”

    “我也听到了,领主大人一直与我们同在。”

    “领主大人万岁!”

    “领主大人万岁!”

    新布瑞桑的那一幕再次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