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大胆 作品

第七百二十九章论战开始

    多年以后梁川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司马光的场景,不禁感慨良多。

    如果要用一个人来形容司马光,梁川只能想到一个人--海瑞。

    司马光的眼睛很大,瞪起来跟铜铃似的,却不会显得呆滞,反而灵光流转给人一种灵气闪闪的感觉。他穿的衣着相当朴素,比初次见面时包黑炭还要简朴,那一身麻衣打了许多补子,布料也洗得发白。

    他背着一口行囊,据赵允让讲,里面是一个食盒,其他的就是书了。

    这个年轻人很意思,他见孟良臣与赵允让在讲话,自己在旁边坐陪,并没有立即前来打断会客,而是坐到了寺里的松树下,取出自己的食盒,静静地吃了起来。

    梁川看得见那食盒里的食物,只有几块豆腐,还有一些水煮青菜,至于肉就没有看到一丁。勤劳的华夏人民应该感谢老祖宗智慧与大自然的恩赐,发现了豆腐这样的恩馈,让吃不肉的劳动人民也能补充到充足的蛋白质。

    现在汴京城人均生产值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在这个地方要想找到一个比司马光吃得差的只怕也难。除了天灾人祸时期,这汴京城里的叫花子每天在街上乞讨几圈,要到的钱也足够吃一碗臊子面或是几个大肉包子。

    下课的鼓声响了,宗室的弟子不时从这个同龄人身边走过,眼中流露着不住的厌恶与鄙视。人总是会看不起那些在苦难在挣扎孜孜以求的人,更鄙浅的原因就是司马光竟然敢对他们的先生不敬,连先生他都不尊重,他们这些宗室子弟,孟良臣的学生在他眼里是不是更不值一提?

    司马光毫不畏惧地望向他们,他坦荡地吃着食盒里的珍馐,脸上没有一丝波澜,那寡淡无味的豆腐在他口中就像是御赐的佳肴,吃得是如此鲜香。他吃得很慢,细细地嚼碎每一口饭,然后再生生咽下去,吃了良久,又把食盒收得整整齐齐,然后拿出食盒里面的书坐在树下端看起来。

    他的脊背比那棵老松还要挺拔,双眼注视着书本,边上人来人往的学生他丝毫不去关注,一个人孤零的身影坐在树下,旁人看去那气场却是无比的强大,没有人能干扰到他,那一方的小天地都是他自己的!

    “他每天都只吃那些东西吗?”

    赵允让心中慨然道:“风雨不辍雷打不动。”

    梁川看到这一幕,突然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司马光能与范仲淹齐名,死后被谥文正。历史是最公平的,哪怕有些人因为强权与霸道的缘故被粉饰一新,但是终于时间会给人予公道,给与正直的人一个公平而合理的评价。

    “赵大人对他认识多少?”

    火炉上的茶水咕咕地冒着泡,赵允让给两人倒了一杯清茶,缓缓地说道:“说来这司马光祖上也是豪门大户,远祖是晋皇族安平献王司马孚,他哥哥你一定听过,司马懿!”

    梁川一时来了精神。

    “只可惜隋唐以后这些世家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从他四世祖开始到伯祖都是一介布衣。直至他的祖父司马炫那一辈,才又重新入仕,做了耀州县令,司马炫为人有气节,闻名于十里八乡。”

    茶水的冒着热气,茶叶的清香让人格外有精神。赵允让突然想到梁川手头的药道:“哎,我只顾留梁川在此处吃茶,忘了你还要回去给孙哥儿送药了!”

    梁川轻描淡写地道:“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大人不必在意。”

    赵允让是老实人,一时有些转不过筋来,明明觉得这里面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赵允让只能继续道:“司马家要不是一开始把他们家的气运全部用光了,后来出的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整个家族黑暗了几百年,到他祖父这一代才重新把读书的种子种下来,他父亲司马池做到了兵部郎中、天章阁代制,为人清直仕厚,也是一代名臣了,只可惜。。”

    “只可惜他父母司马池死得也早,他是由兄长我司马旦抚养长大的,庞籍你在西军应该也知道,两人本是至交,庞籍视司马光如同自己的亲生骨肉,不仅如此,张存张大人还主动提出要把女儿嫁给他!”

    “他答应了?”

    梁川没想到这小子的经历这么传奇,有这么多达官贵人在他未发迹就能看中他。要说古人的眼光就是毒辣,只是这种事情前因后果谁也没办法说得准,不知是司马光自己命中就有官运注定要成就一番事业,还是这些贵人成就了司马光让他在仕途上顺风顺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