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279章 阴险的齐老实

    离开地下交易市场,李涵没有再回那热闹繁华的天墟坊市,而是认准了一个方向,一路急奔过去。

    一路奔跑的同时,他打开了从齐老实那里购买来的地图。

    半天后,李涵停了下来。在他的前面,是一片荒芜的根本看不到边际的沙地。按照地图的显示,进入沙地,就等于进入了失落天墟的范围。

    他收起了地图,发现自己没有带水。不过,他想到自己是拓脉十二层,总不至于在沙漠中渴死吧。

    既然有人通缉他,都找到失落天墟来了,他肯定不能再回去找水。

    李涵索性直接跨进沙漠,很快就消失在漫漫的黄沙当中。

    不久,他进入沙漠后,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除非他出去,对方想要在这无边无际的失落天墟中找到他,就别想了。

    这次倒是多谢了那个伙计,若不是那个伙计打招呼,他很有可能一头撞进别人的网中,到时只能让那只虚仙修为的白水泽来大开杀戒了。

    那伙计介绍的齐老实,虽然要灵石厉害了点,倒是真的有不少好货,居然让他一次性找到了天络花。

    看样子,那个伙计不是第一次介绍人到齐老实那里,这才知道齐老实有好东西的……

    想到这个点儿,李涵忽然头脑一清,之前和那伙计说话时,有一种什么要被抓住,却始终没有头绪的东西,豁然明白过来。

    那伙计显然不是第一次介绍人到齐老实那个地方,而且齐老实拿出来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的东西。

    既然如此,他肯定不是第一个从齐老实那里购买地图的人。

    齐老实的地图如此贵,出售过这么多次,为何到现在还没有被泄露出去?

    不要说别人,就算是他自己,在离开失落天墟的时候,也会将齐老实的地图给熟悉的人,或者是卖给商楼。

    花了这么多灵石,总不能用一次就算了吧?

    事实上,从那伙计的话中,李涵听出来了,齐老实的地图是独一份。

    想到这个问题,李涵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

    因为事情已经很明显,第一可能购买齐老实地图的人,全部死在失落天墟中。

    若是这种情况,那只有一种可能,齐老实的地图上的那些宝物所在处,都极为危险,去了很难生存下来。

    第二个可能是,凡是购买齐老实地图的人,在失落天墟中真的获得了好东西,但是他们出来的时候,都消失了。

    为什么会消失?那就是因为齐老实。

    想到这里,李涵再也没有心情继续奔跑下去,立即找到一处沙石堆,简单挖了一个洞,就躲了进去。

    ………………

    距离失落天墟数千万里之外的问天学宫道门大殿中,道门长老金玉,脸色极为难看。

    他最看好的同族子孙金九震,竟然被人杀死了,还是在问天学宫到问天城的路途当中,被人杀了。

    这让他如何不愤怒!要知道,当初金九震是他回族特意带到问天学宫的。

    “杀九震的肯定是我问天学宫中的人,别处的人不会在那里动手,同时也没有胆子动手。我希望能彻查问天学宫筑灵境之上的所有修士,还请道主支持我。”

    金玉抱拳,对坐在首位的一名无须男子抱拳道,言辞极为坚决。

    这无须男子正是问天学宫道门的道主屈江源,他和丹塔的玲珑婆婆不同。

    丹塔的众位丹师,谁也管不了谁,而道门的道主,却是整个问天学宫道门的第一人。

    屈江源看了看周围的长老,此时竟没有人站出来,帮金玉说话。

    因为金玉的那个同族子孙,实在是太过跋扈了一些,仗着金玉撑腰,自己灵根资质强大,在问天学宫就是一个横着走的存在。

    这种人一旦出去,迟早是会吃大亏的。没想到,现在还没有出去,就被杀了。

    见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屈江源只好无奈的道:“这件事,院长是肯定不会同意的,金九震灵根再好,也只不过是一个拓脉境弟子而已。我问天学宫天才如云,若是金长老觉得可行,我倒是可以帮你代问一下。”

    “金兄,难道你没有在金九震的储物袋中,留下任何印记?”坐在金玉旁边的一名女修,疑惑的问道。

    金玉叹了口气道:“我岂能不做记号?不但是储物袋,就是九震的灵石、丹药、法宝,我都做了记号。奈何此人肯定是一个惯犯,这些东西他一点都没有要。”

    其实他岂能不知道刚才的话,道主是必定不会同意的。就算是道主同意,院长也是不会同意的。

    查整个问天学宫?他金玉的脸还没这么大。他说刚才那个话,只是为了后面的要求铺垫而已。

    “道主,那我希望能以问天学宫的名义,发布一个通缉令……”回答完刚才的问题,金玉再次道。这句话,才是他想要说的。

    屈江源疑惑的问道:“你知道是谁杀的?”

    金玉摇头道:“现在我还不知道,但在九震被杀之前,他和外门峰的一个弟子有冲突。

    而后,九震和他的两个护卫,就在外面被人杀了,那个外门峰弟子却正好离开问天学宫……”

    至于他调查到,金九震曾派人在李涵住处拦截李涵的事情,他是不会说的。这种事情暗地里做就可以,不能拿出来说。

    “哦,那外门峰的弟子,修为很高了?他叫什么名字?”屈江源动容问道。

    金玉只好道:“叫李涵,刚刚加入问天学宫外门,没有多久。至于他的修为,倒不算是很高,应该是在拓脉圆满吧。”

    事实上,金玉也很是纳闷。他调查过李涵,的确是拓脉境,他也没有找到李涵任何筑灵的消息,可见李涵是真的没有筑灵。

    一个没有筑灵的蝼蚁,杀了两个筑灵中期和一个拓脉九层,他能不纳闷么?

    “呵呵,金长老,你是不是气糊涂了?外门峰一个拓脉境修士,杀了两个筑灵境的?还有你那同族的子弟金九震,也是在拓脉九层吧?

    你倒是告诉我,这个修士是怎么做到的?”一名和金玉本来就不对眼的道门长老,毫不犹豫的出声反击。

    若不是道门的重要内门弟子被杀,他必须过来,否则他还真的懒得来议论这种无聊的事情。

    金玉冷着脸道:“谁知道他有没有帮手。”

    说完,他再次一抱拳:“道主,我只是想要将此人抓回来,当面问清楚而已。”

    屈江源出声,打断了两人的争论:“金长老,这种不能确定的事情,还是不要用问天学宫的名义通缉了,甚至不要用道门的名义。

    哪怕是一个外门弟子出去试炼,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也不能用通缉的方式将他抓回来。”

    金玉心里暗恨,就算是不能用问天学宫的名义,他也要将这个外门弟子通缉回来。

    敢在传功大殿中,占据九震的听课位,就凭这一点,他就不会放过区区一个外门弟子。

    “就这样散了吧。”在知道仅仅涉及一个外门弟子的事情,屈江源也没有兴趣多说了。。

    金玉心胸狭窄,又极为护短,想要让他不追究这件事,那是不可能的。

    道门的天才弟子,可不是只有金九震一个,况且那个金九震,他屈江源本来就不大喜欢,死了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