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253章 自取灭亡的莒七剑

    “李丹师,这边事毕,你会留在玖月丹阁么?”走到门口的时候,鱼植又回头问了一句。

    李涵摇头道:“我已经是问天学宫的外门弟子,将来若是你需要炼丹,可以去问天学宫找我。”

    “好。”鱼植这次没有再问什么,迅速离开房间。

    火焰石一旦被激发,就只有燃烧完毕。李涵自然不会白白的让一枚黄焰石就这样浪费掉,又炼制了一炉蕴府丹后,取出了护魂地霞丹的药材。

    炼制护魂地霞丹虽然很难,却也不会比蕴府丹难多少。李涵现在神念强大,利用丹诀,很是轻松的就炼制成功两炉护魂地霞丹。

    黄焰石的火焰也弱了下来,李涵这才停止炼丹。

    然后,他收好东西,再次来到问天学宫在五行荒域的驻地,果然发现这里多了一块报名指引牌。

    而牌子指引的方向,就是当初他和甄少儒去过的那个丹师交流会大殿。

    此刻这个大殿的大门已敞开,很多人来来去去。

    李涵一走进大殿,就看见了两个报名登记的标识处。左边的是外门弟子报名处,右边的是内门弟子报名处。

    此刻两边都没有人登记,显然该登记的早就登记完毕了。

    李涵正想取出玲珑婆婆给他的玉牌,到外门弟子报名的地方登记,就听到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传来:“李师兄,你也是来报名的么?”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淡灰衣裙的女子,长相清秀,脸上正带着一丝惊喜的笑容。

    “是你啊。”李涵总算认出,这个女子是谁。

    之前他去寻找玲珑婆婆,这个女子正站在左韶怡身边,他猜测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左韶怡的姐姐。

    左韶怡见到他,就好像见到鬼一样,没想到她的姐姐见到他还主动叫他师兄,甚至还有一些惊喜。

    其实左韶怡的这个姐姐,比左韶怡漂亮很多,只是她好像故意要让自己变得老成和不显眼一般,总是穿着灰色衣服。

    尽管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李涵还是还礼道:“是的,我也来碰碰运气。”

    “我叫左韶盈……”

    和李涵说话的女子,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手拉到了一边。

    跟着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李涵,请你不要仗着认识穆师姐,就觉得很了不起。姐姐,这种人找你说话,你根本就不用理他。”

    左韶怡来了。

    李涵有些皱眉,这个女人的确很让人厌恶。他也懒得去解释,也不想跟这个女人计较,转身就要离开。

    “你叫李涵,是无痕剑派爬出来的那个垃圾丹师?”又是一个傲气的声音传来,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似乎就在和一只蝼蚁说话一般。

    李涵奇怪的回头,看见的是一名身穿紫衣的年轻男子。

    这家伙站在左韶怡身边,有一张马脸,关键是李涵根本就不认识这家伙。

    李涵心里顿时大怒,除了在美玉的事情上,他可以让步,可以低声下气,别的事情他还真不用鸟谁。

    他明明不知道这个马脸是谁,这马脸上来就屁话连天。

    “你是那根葱呀!你以为你吃了黄金翔,就是一堆翔了?可以在公众场合散发?白痴,就算你是翔,也是堆不起来的那一坨!”李涵这次可是没有半分客气。

    “好,我莒七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多有种。”马脸男子比李涵还要愤怒,自己可从未见过一个如此嚣张的蝼蚁。

    以为自己加入了问天学宫外门,就可以嚣张了么?

    “七剑师兄,你认识这人?”左韶怡奇怪的问道。

    莒七剑?这个名字怎会这么熟悉?

    李涵搜索自己的记忆,很快就想了起来。

    这个莒七剑,不就是无痕剑派七剑峰的那个峰主么!当初他本来是要入住七剑峰的,后来因为知道藕剑峰靠近悬剑崖,这才选择了藕剑峰。

    莒七剑不屑的道:“此人原来巴结上了无痕剑派的一个丹师,成为了无痕剑派的客卿丹师。

    没想到他胆大包天,竟然想要入住我的七剑峰。后来他倒是知趣,在听说七剑峰是我的后,没有敢住上去……”

    李涵差点呸了一声,这家伙还能不能再往脸上多贴一些金子?

    他不住七剑峰,和这个七剑峰是不是莒七剑的毫无关系,确切点说,他是因为悬剑崖,才选择了藕剑峰。

    “哈哈,李兄,你刚才说这家伙是翔,到底什么是翔啊?”一个哈哈大笑的声音传来,似乎为了帮衬李涵的话一般。

    看见走过来的是侯玉乘,李涵心道:这家伙来得还真是及时。

    “是啊,李涵,那是什么啊?哈哈,我已经是问天学宫的外门弟子了。”跟在侯玉乘身后的是甄少儒,大大咧咧的性子可没有半点改变。

    “就是你吃饱了,拉出来的……”李涵说完后,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甄少儒的资质和对问天学宫的贡献,怎么可能只是外门弟子?

    侯玉乘哈哈大笑,李涵说的那番话,可真是损啊!

    周围的女弟子,都是厌恶的看着李涵,觉得李涵实在是太低级趣味。

    莒七剑的脸色早已气得铁青,如果这里不是问天学宫的报名处,他此刻早已祭出法宝,将李涵撕裂成为碎片。

    当然,只要他一出手,李涵肯定会将他虐得很惨,或许最后真的让他去吃翔。

    左韶怡冷冷道:“口舌之徒而已,倒是很会见风使舵。当初若是有种,为何不敢去七剑师兄的剑锋居住?”

    李涵被这个女人弄得烦了,沉声道:“我居住在什么地方,关你屁事?七剑峰有一股骚气,老子不想去住,行不行?”

    “韶怡,不要多说了,刚才是我……”左韶盈想要拉住左韶怡。

    左韶怡哼了一声,打断左韶盈的话,冷笑道:“姐姐,我都和你说了,别和这种人靠近,看他浑身俗不可耐的样子,就惹人烦。”

    “李涵,我记住你了!希望你能在问天学宫愉快的活下去。”莒七剑狠狠的盯着李涵的脸,丢下一句话后,带着左韶怡两人,迅速离去。

    至于侯玉乘,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天魔宗在问天学宫面前,什么都不是。

    李涵冷笑,屈指一弹,将一缕血红色的负能量渣滓,蕴藏着吞噬能力,以神念裹住,悄悄送入莒七剑的体内,慢慢吞噬他的真元。

    不出一个月,此人必定会越来越虚弱,随时会毙命。就算玲珑婆婆愿意出手,也查不出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种竟然敢威胁自己的人,李涵向来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对待朋友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句话他绝对不会忘记。

    那一缕负能量渣滓,虽然远远比不上无影,但是对付区区一个莒七剑,那是绰绰有余的。

    “李涵,赶紧去报名。”甄少儒在一边兴奋的道。对莒七剑来去,他才不管,在意的是自己和李涵都成了问天学宫弟子。

    李涵疑惑的道:“少儒,你怎么是外门弟子?按理说,你应该是内门弟子呀!”

    甄少儒嘿嘿一笑:“你以为问天学宫的内门,这么好进的么?

    这不但要修为达到层次,还要通过问天学宫的各种考验。否则的话,除非你能像侯玉乘一般,获得一株真神之花。”

    李涵惊讶的看着侯玉乘,没想到自己被困在冰峰下两个月时间,侯玉乘居然获得了真神之花。

    侯玉乘呵呵一笑:“李兄,别用这种眼光看我,我获得真神之花,也是偶然。你快去报名吧,我相信以你的本事,很快就会成为内门弟子中的一员。”

    侯玉乘对李涵获得报名资格,半点都没有疑问,甚至都没有询问李涵的资格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就好像李涵能成为问天学宫的外门弟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李涵也极为高兴,侯玉乘和甄少儒,都是他的朋友,现在他俩都在问天学宫,自己去问天学宫的话,总算是不寂寞。

    “散修李涵,报名问天学宫的外门弟子。”李涵微笑道,取出自己的玉牌,送到外门弟子的报名处。

    负责登记的弟子,一看见李涵的玉牌,差点就站了起来。。

    随即他就上下打量了李涵好一会,这才小心翼翼的记录下李涵的名字,又取出一枚刻有‘外门弟子李涵’的玉牌,恭恭敬敬的递给李涵。

    如果可以,他真想询问一下,李涵和玲珑婆婆究竟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