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198章 遗迹红人眼

    费赐江忠厚老实的脸孔,抽搐了几下,面对宝山却进不去,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

    现在听了罗姓老者的话,更是心中火气燃烧,他强忍着火气道:“罗兄,你不是说,有你可以通过阵法进入么?”

    他嘴里在埋怨罗姓老者,心里却是在怨恨当初从他手中抢走东西的李涵。

    区区一名筑基修士,敢在他手里抢拍东西不说,还有这么好的狗屎运气,竟然连这种古迹的钥匙都能弄到。

    “你有那抢走厚背刀修士的消息么?”那名冷冰的女子忽然问了一句,虽然没有说名字,但是大家都知道,她问的应该是费赐江。

    费赐江摇了摇头:“没有!当初我得知这个古迹后,就找到了罗道友。我也和你们说过,他有一个阵法,需要四名金丹修士才能组成。

    罗兄,无论成还是不成,我们还是先用原来商量好的办法,布置一个阵,试试看吧,实在不行再说。”

    那女子摇了摇头道:“一般的阵法,我想对这个大厅也没有任何作用。罗兄最多也只能布置三级阵法,而这个大厅我看没有四级以上的阵法,很难撼动。”

    “无论怎么样,既然来了,我们总要试试看。最后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再去调查那小子的下落。”张乘风插口道。

    费赐江听了那个女子的话,忽然有了一些后悔。当初他应该先找到那名拿了厚背刀的修士(李涵),然后自己过来的。

    要是最后万一和这女人说的那样,姓罗的阵法也破不掉这个大厅,那他就亏惨了,不但没有拿到任何东西,还暴露了这个古迹。

    听了张乘风的话,罗姓老者点点头,不断的拿出阵旗,开始在那刀型凹槽前方布置阵法。

    李涵精通阵法,开始他看得出来,这老者布置的是一个四象破位阵。

    显然布置这个阵法的目的,就是想借助四名金丹修士同时发力,然后通过四象破位阵,轰破这个大厅。

    可是当李涵发现,这老者在这个四象破位阵布置完成后,竟然又在这个阵法的外围加了一个隐匿的祭血阵法时,立即就知道这姓罗的不安好心。

    果然,这罗姓老者布置完阵法后,淡淡道:“这四象破位阵,需要精血为引,我们四个人每人逼出一滴精血,然后将精血滴到阵心。”

    李涵心里冷笑,果然是这样,祭血阵法需要精血为引,一旦修士滴出自己的精血,那么大阵发动的时候,就可以吸收修士的精血,来补充能量。

    罗姓老者说完,自己先滴出一滴精血放在阵心之上。

    看见罗姓老者自己都滴了精血,另外三人都没有多想,纷纷滴出精血,放入阵心。

    罗姓老者看见几名修士都已滴入精血,眼角不经意的闪过一丝喜悦,但是这丝喜悦很快就消失。

    “好了,现在我们四人分别占据这四象破位阵的一角。”说完,这罗姓老者先占据了震位。

    本来距离震位最近的是张乘风,见罗姓老者占据了震位后,只好主动站在了坎位。

    而那女子见状后,更是毫不犹豫的占兑位。

    三人都已站好,余下的费赐江,只能站在离位了。

    因为离位最靠近大厅的后壁,费赐江总感觉心里怪怪的,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他又说不上来。

    就在他还在想的时候,那罗姓老者忽然道:“我现在要发动阵法攻击了,大家各自运转真元,注入阵法当中,不要停止。真元越充足,四象破位阵越厉害。”

    说完,罗姓老者先丢下一枚阵旗,然后向阵法当中注入真元。

    四象破位阵闪出一丝淡淡的黄光,其余三人看见阵法已经发动,也立即开始向四象破位阵当中注入真元。

    砰的一声,四象破位阵犹如被充起来的皮球一般,顿时充满了爆炸性的能量。

    轰轰轰……

    当四象破位阵被四名金丹修士同时注入真元之后,立即就激发开来。

    强烈的狂暴能量,从阵中冲出来,直接撞击在那刀型凹槽上面,整个大厅顿时一阵的晃动。

    李涵心里一动,这个阵法竟然有用?

    不过,他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个古迹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很多防御阵法都有了一些松动,这个四象破位阵能撼动大厅,也不足为奇。

    阵法被激发起来,那罗姓老者不断的丢出阵旗,一道道爆炸性的能量冲击到大厅的后壁,那晃动越来越厉害。

    站在离位的费赐江,距离阵法轰击的地方最近,身上已被轰得凌乱不堪,再这样下去,他不死也要重伤。

    想到这里,他连忙道:“罗兄,不行了,快停一下!这个位置我坚持不下去了,要休息一会。”

    罗姓老者却微微一笑:“费道友,不要着急,应该很快就好了,你再坚持一下,用不了多久。”

    除了罗姓老者外,那女子和张乘风的位置,冲击虽然没有费赐江的大,但是也有一些冲击。

    轰!

    又是一声爆炸,巨大的能量,将费赐江反噬得喷出一口鲜血。

    “罗由平,你做什么?!为什么这个阵法不断的吸收我的真元,无法停止?”费赐江总算是发现了不对,自己的真元就算不往阵法中注入,也被阵法吸收进去。

    那个叫罗由平的老者,恍如未闻一般,只是不断的丢出阵旗,然后发动阵法。

    “罗由平这混蛋要独吞!”费赐江尖声叫道。

    不用费赐江提醒,那名女子和张乘风早已发现了不对,同时知道自己都着了罗由平的道了,都是一脸的愤怒。

    张乘风更是同样的叫出声来:“姓罗的!你难道要和我们三人同时作对么?快点停止,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名女子却一言不发,似乎在发动什么功法。

    李涵心中冷笑,吸收真元?费赐江等人,还不了解祭血阵法的威力。

    这祭血阵法吸收真元,只是最初的威力而已,一旦这阵法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不是吸收真元了,而是吸收精血。

    不过,李涵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就算是不用钥匙,这个罗由平用阵法打碎了这个大厅,进入古迹遗址,李涵也不用担心。

    轰轰轰!

    又是数声爆炸声从阵法当中冲出,攻击在大厅的后壁。李涵甚至能感觉到脚下都在摇晃起来,此时就是那名罗姓老者,脸上也充满了紧张和关注。

    费赐江更是狂喷数口鲜血,大声叫道:“罗由平,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我隐剑门绝对不会放过你,啊……”

    只是他的话才说了一般,就是一声惨叫:“罗由平,你竟然敢吸我的精血……”

    张乘风和那名女子也是脸色惨白,同样感受到了精血被吸收。

    那名女子忽然拿出一张符箓,对着符箓喷出一口鲜血。。

    罗由平看见那女子拿出那张符箓后,顿时脸色大变,更是一把抓住数枚阵旗,丢了出去。

    可是那女子的符箓,已经化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转眼就将那名女子卷走,消失在大厅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