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186章 欺上门来

    其实这是李涵的误解,一般丹师的炼丹成功率,有八成已算是非常高了,成丹的丹药也不可能都是百分之百的满丹。

    所以宗门的规定,并不会为客卿丹师留下多少丹药和灵草。

    李涵不知道呀,他拥有无字丹书,炼丹用的是手诀和丹诀。

    当初在无痕剑山中,他炼制一品人灵丹,都是百分之百成功的。实际上有几个丹师,炼丹有他这样的成功率?

    接到了众多炼丹任务后,李涵还是去了十九号炼丹室。

    传闻十九号炼丹室成丹率低下,李涵却并不在意。他现在是先炼制二品人灵丹,这个他本来就可以炼制,用难一点的丹炉炼,可以提高水平。

    李涵并没有去叫斐秉柱,而是让乌开帮他安排了一个配药童。

    整整一个月时间,除了每天回去看看美玉之外,其余的时间都被李涵用来炼丹了。

    一个月时间,李涵不知道炼制了多少二品人灵丹,身上积累的丹药都是一堆堆了。

    到了后面,李涵连丹炉都不需要清理,在提纯灵草的时候,直接将药渣和丹炉的残渣清理出来。

    每一炉丹药,都是行云流水一般,没有半分滞遁。不但如此,炼制出来的丹药都是上等。

    多出来的灵草和富裕的丹药,都被李涵换成了三品灵草,准备开始炼制三品人灵丹。

    壮神丹的灵草,他只有十一炉,就是想要交换更多的壮神丹灵草,也没有办法。宗门的壮神丹的灵草,几乎都被他一个人交换来了。

    出去交换又太浪费时间,这不是李涵想要的,现在时间对他很重要。

    李涵也不在意,想要壮神丹,只是一个目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成为三品人丹师。

    李涵先练习的是三品人灵丹脱凡丹,这是一种可以增加筑灵境修士跨入脱凡境几率的丹药,炼制手段算是比较普通,价值又不低的三品人灵丹。

    开始炼制三品人灵丹,李涵没有了炼制二品人灵丹时的随意,小心的点着地火,先清理丹炉。

    丹炉清理了三遍,这才送入灵草,开始提纯。脱凡丹的灵草,一共有二十种,其中三品灵草八种,比壮神丹还多,其余的是一品灵草和二品灵草。

    李涵足足花了近两个小时,这才将灵草提纯完毕,其中主要的时间都放在提纯三品灵草之上。

    三品灵草看起来只是比二品灵草高了一个等级,其中的难度上升了几倍。

    仅仅几株三品灵草,就花费了偌大的精力,李涵可以想象,晋级地丹师是多么的艰难。

    提炼完灵草仅仅是炼丹的第一步而已,炼丹真正的重头戏是融合药液、分丹和凝丹上。

    在李涵刚刚开始融合药液的时候,就感觉到丹炉中一阵翻滚,随即焦臭的味道传来。

    他顿时心里一沉,知道融合药液失败了。第一炉三品人灵丹,这才刚刚开始,就直接失败。

    他没有继续炼第二炉,很清楚这不是他炼丹手法的问题,而是他的元气不足以控制三品灵丹的药液融合。

    也许他多炼制几炉,药液融合会延长时间,但最后还是要失败。

    若是他不提升修为,仅凭不断的炼丹来晋级三品人丹师,也许那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这其中还要他能有无数的三品灵药来练手。

    殷浅茵没有骗他,他若是不能提升自己的修为,确实是只能止于二品人丹师。哪怕他的炼丹资质再强,也是一样。

    因此,他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三品人丹师,只有提升修为。要提升修为,他就必须要继续开拓脉络了。

    李涵叹了口气,收拾了灵草,决定暂停炼丹。

    ………………

    “熊大姐,秉柱呢?”

    回到藕剑峰后,李涵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斐秉柱。之前回来,因为他一心扑在炼丹上,一时间也没有在意斐秉柱寻找宝血藕的进度。

    现在他的修为提升不上去,要先询问一下斐秉柱,在藕剑峰寻找宝血藕的几率大不大。如果在藕剑峰真的找不到宝血藕,他不能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

    “斐执事去血藕湖了,他告诉我,你一回来,就马上去血藕湖找他。”熊秀珠连忙回答。

    李涵一听,顿时精神大振,甚至连回应一声都来不及,赶紧冲向血藕湖。

    “孟丹师,斐兄是藕剑峰峰主李丹师的朋友,藕您已经拿到,就放过他一次吧。”还没有到血藕湖,李涵远远就听到了乌开的求情声音。

    “秉柱!这是怎么回事?”李涵几步就落在了倒在血泊中的斐秉柱身边。

    一看见李涵过来,斐秉柱挣扎着要站起来。他的两边脸都被抽得红肿,嘴角全是血迹。除了嘴角,在他的胸口,还有汩汩血往外流,那显然是利刃所伤。

    李涵赶紧上前扶住斐秉柱,抬手抓出几枚疗伤丹药,送入斐秉柱口中。他身上带的疗伤丹药都是最好的二品人灵丹,丹药一入斐秉柱口中,就止住流血。

    “李丹师……”乌开有些忐忑的叫了一句。

    “他拿走了东西……”斐秉柱艰难的指着一个转身离去的背影,恨声道。

    不用斐秉柱说,李涵已经注意到那个即将离去的家伙。这家伙在看见他来的时候,转身就走,手中还拎着一个滴水的木盒。

    李涵将斐秉柱小心的放在地上,迅速将那个已走出数步的男子拦住,冷声道:“打了人,就想这么走了?”

    这是一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脸色有些苍白,长发束在背后,看起来有些像个公子哥儿。

    不等这男子说话,乌开赶紧上前道:“李丹师,这位是我无痕剑派的孟薄于丹师。孟丹师刚刚晋级二品人丹师,正要分配剑峰的。”

    瞧见李涵拦在前面,苍白脸男子也停下了脚步,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他冷眼盯着李涵,道:“你就是那个借助殷师姐上位的李涵吧?记得管好你的狗,别到处咬人。让开!否则我不但要打狗,连狗主人也一起打。”

    “李师兄,我从血藕湖挖出来一截宝血藕,这人想要强抢,我不愿意。他就出手将我打伤,他手中的宝血藕,就是我的!”

    因为李涵的丹药,斐秉柱此刻已经好了很多。

    但这里几个人,包括乌开都知道,假如李涵不来的话,那斐秉柱必定是失血而死。

    斐秉柱只不过是一个杂役弟子而已,在无痕剑派,一个二品人丹师,随手杀死一个杂役弟子,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

    乌开焦急不已,无论李涵和孟薄于谁出了问题,他这个杂役弟子的执事,都是有责任的。

    因为事情是出在血藕湖这里,在李涵离开血藕湖后,他为了交好李涵,依然将血藕湖划在了李涵的名下。

    孟薄于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突然要血藕湖的这块地方。

    他只能陪同孟薄于过来,本来打算等孟薄于走了后,他再去和李涵说一下关于孟薄于的事情。

    以他对李涵的了解,只要不惹到李丹师,李丹师还是很好说话的。他相信李涵能和孟薄于私下将这件事解决了。。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带着孟薄于来的时候,正好遇见斐秉柱从血藕湖中爬起来,而且手中还拿着一截宝血藕。

    那宝血藕远远就散发出清香,又是血红色,他看了也是眼馋,更不要说身为丹师的孟薄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