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171章 奇特的铁棍

    “你……”藏文彬指着李涵,甚至忘记了应该爬起来,教训李涵一顿。

    因为在无痕剑派这么多年来,他从未遇见过这种事情,杂役弟子敢对他动手。

    当然,那些内门弟子和有身份的人,他也不去招惹就是了。

    李涵上前几步,心里暗自后怕。幸好第一次这家伙莫名其妙的走了,否则的话,美玉有个三长两短,他后悔都来不及。

    这件事也给他提了个醒,以后无论去什么地方,都要将美玉带到身边。

    看见李涵还要动手,乌开赶紧上前,急声叫道:“兄弟,千万不能再动手了,再动手可是死路啊……”

    一旦火剑峰的峰主发怒,就算是有石丹师护住李涵,李涵也难逃一死。虽然李涵死了倒是没什么,但他好不容易的感情投资就没了。

    “你敢对我动手……”藏文彬一口气总算是顺了过来,指着李涵,气得脸色都青了。竟然被一个杂役弟子打耳光,对他来说是耻辱,天大的耻辱!

    “乌执事,若不是第一次这家伙临时被人叫走,我估计美玉都难逃他的毒手。你说,我要不要再动手?”李涵脸色很难看。

    若不是乌开对美玉还算是照顾,他可不会对乌开解释。

    乌开连忙小声道:“第一次,我是看见他来找熊秀珠,赶紧去通知了秦湘雨。当时是秦湘雨过来解围的,至于她用的是什么手段,我也不清楚。这次我又去找秦湘雨,可是她不在宗门,我没有找到。”

    李涵这才明白过来,为何第一次这么巧,藏文彬竟然会中途走掉。

    此时,他心里越发感谢秦湘雨。当初,他随手帮了秦湘雨一个小忙,而秦湘雨接连帮了他的大忙。

    “乌执事,多谢你帮忙。”李涵拍了拍乌开的肩膀,无论乌开是因为什么而帮他通知秦湘雨,他都很是感激乌开。

    乌开正想说“这是次要的,主要是眼下怎么解决”的时候,一名身穿执事服的男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乌执事认识这人,是宗门丹师殿的执事元齐。别看他也是一个执事,可是他这个执事,在元齐这个执事面前,那是根本不够看。

    哪怕不知道元齐过来做什么,乌开也赶紧躬身,站在一边行礼道:“杂役处乌开,见过元执事。”

    元齐只来得及对乌开点了一下头,就急匆匆的走到李涵身前,抱拳道:“丹师殿元齐,见过李丹师,这是李丹师的身份令牌和客卿丹师道袍。

    另外,请李丹师有空去宗门事务大殿,寻找一处剑峰,我们将为李丹师建立洞府。”

    李涵没想到无痕剑派的办事效率这么快,他回来前后还没有一个小时,这东西就全部送来了。

    “多谢元执事了。”李涵抱拳道,赶紧将这些东西收起来。他敢教训藏文彬,仗着的可不是已经失踪的石丹师,而是他自己就是一个客卿丹师。

    “李兄……”乌开总算是反应过来,震惊的看着李涵手中的身份牌,“……你已经是宗门的客卿丹师了?”

    乌开硬生生的将一个“弟”字咽了下去,改口叫李兄。

    宗门的客卿丹师身份,那可是甩去他这个杂役弟子执事不知道多远了。难怪李涵会不惧藏文彬,换成他是客卿丹师,一样不惧藏文彬。

    想到这里,乌开不由得暗自庆幸起来,幸亏当初他帮了李涵一个忙,叫秦湘雨来挡住了藏文彬一次。

    已经爬起来的藏文彬,顿时傻眼了,若李涵是客卿丹师,那岂能怕他这样一个狐假虎威的外门弟子?

    他仗着是火剑峰峰主的同族子弟,这才一直无往不利,一旦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就是想要见那个峰主族叔一面,都不大容易。

    他是真的怕了,偷偷后退几步,正想就这样悄悄的溜掉。

    李涵却冷哼一声:“就这样想走么?”

    藏文彬打个冷战,赶紧躬身道:“李丹师,弟子不知道您是宗门的客卿丹师,之前多有冒犯,弟子这就告辞。至于和李丹师之间的事情,弟子绝对不会去惊动我那族叔。”

    最后一句话,他是在提醒李涵,我族叔是火剑峰的弟子,现在我让你一步,你不要太过分了。

    李涵淡淡道:“你是不是去惊动,和我无关。熊秀珠夫妇是我请来帮忙的人,你不止一次的来我的住处嚣张,甚至还夺走陶敖的东西,打断陶敖的双腿,你觉得我会这样算了么?”

    之前他没有去帮陶敖讨回公道,是因为他在无痕剑派只是个杂役弟子,加上陶敖和他无亲无故,他没有必要为此去得罪人。

    现在却不同了,不要说熊秀珠对美玉的照顾如此周到,就算是藏文彬两次想来他的住处闹事,他就不会当成没发生过。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不惧藏文彬。

    “李丹师,要不要我将他带到执法殿?”一边的元齐大致听出来了一些,立即就跟着道。

    李涵是一个丹师,听说和殷浅茵关系还不错,他作为丹师殿的执事,和李涵关系弄好了,肯定不是什么坏事。

    “我愿意赔偿陶敖夫妇的损失。”藏文彬听到元齐也要插手这件事,赶紧道。

    李涵回头对熊秀珠问道:“熊大姐,他拿走了你们的什么东西?”

    熊秀珠到现在都没有彻底反应过来,李涵不是一个和乌执事关系较好,又比较富裕的杂役弟子么?怎么成了客卿丹师?

    现在李涵询问她,她才醒悟过来,眼光依然有些畏畏缩缩,不敢去看藏文彬。

    “你尽管说,他以后不敢再来这里。”李涵鼓励的道。

    熊秀珠总算是安定了一些,算是想明白了,无论她说不说,都已得罪藏文彬。

    想到这里,她索性道:“此人拿走了我父亲留给我的一根铁棍。”

    “我马上就拿来,马上就拿来……”藏文彬一边不断的说着,一边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李丹师,那我就先走了。等李丹师找到剑峰后,立即就通知我们去建立洞府。”元齐见事情已毕,很是客气的向李涵提出告辞。

    乌开内心犹如开水浇过一般,翻滚不已。他有太多的疑问,却不敢随随便便的询问李涵。此时李涵和他的身份完全是不同的,他没有资格去询问李涵。

    若是可以的话,他宁可将那枚李涵送的海翼豹蛋,再还回来。

    “李丹师……我也走了,有什么事情,李丹师请尽管吩咐。”乌开也是赶紧告辞。

    李涵微微一笑:“乌执事,这次我欠你一个人情,将来若是需要炼丹什么的,我可以帮你一次。”

    “多谢李丹师。”乌开激动得赶紧道谢,能得到一个丹师承诺炼丹一次,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

    无痕剑派外门弟子藏文彬的住处,此刻是一片狼藉,基本上能砸的东西,都被藏文彬砸掉了。

    而半边脸肿得跟包子一样的藏文彬,眼里充满仇恨和不甘。

    “公子,难道真的要将东西送回去?”在藏文彬身边站着的,是一名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此人是藏文彬加入无痕剑派之时,家里派来的管家。

    藏文彬切齿道:“不然能怎么样!千行叔在火剑峰,若是没有什么事情,我连见都难以见到他,更不要说求他帮我出头了。”

    中年男子低声道:“公子,我倒是有一个办法。那根棍子,公子不是觉得不简单么?

    我们索性将这铁棍送到千行峰主那里,到时候,那小小杂役弟子来讨要东西,我们就直接让他去找千行峰主,这样他只能自己找死。”

    藏文彬眼睛一亮,随即就摇了摇头道:“我族叔是何等人,这种借刀杀人的事情,还是不要做。

    那李涵可是一个狠人,一旦我们没有及时将东西送过去,他发起狠来,说不定赶到我的住处对付我。不行,这样做的风险太大。”

    中年男子一肚子坏水,眼珠一转,又出一个主意:“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先将东西送给那个杂役弟子,然后想办法将这件事告诉千行峰主。

    就说你找到一个不错的炼器材料,准备送给峰主的,结果被那杂役弟子李涵强行索要走了。”。

    藏文彬一拍巴掌,大笑道:“好!就用这个办法!你现在就将那铁棍送给那小小的杂役弟子,我看他如何面对我族叔的怒火。”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