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136章 这个蝼蚁真狡猾

    对司马驻和童武生来说,李涵的举动确实是掩耳盗铃。先不要说两个塑神修士布置的禁制,区区一个筑基修士想要打开,简直是做梦。

    就算是没有禁制,那两个玉盒送给那个筑基修士,他也没办法逃出这个困阵。

    哪怕是这个困阵现在已经变成一个转移阵法,可是困阵的功能还在,也不是区区一个筑基修士可以破开的。

    就算是他能打开,在他打开禁制的时间,以及破阵的时间,早就被两人斩杀无数次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在瞬间破了禁制,拿走玉盒,同时也打开了困阵,逃了出去,可是那两个玉盒都有两人布置的毁灭禁制。

    哪怕他们不动念头去毁灭玉盒,只要那个玉盒还在那筑基修士的身上,给他逃个三五天,也没有办法逃出两名塑神修士的追杀。

    虽然这两名塑神修士对李涵根本就不在意,但是李涵敢对两个塑神修士的东西起心,也让他俩对李涵瞬间就动了杀机。

    李涵还没有来到禁制的旁边,那禁制已经在两名塑神修士的神识下,做好了击杀李涵的准备。只要李涵一碰到这个禁制,立即就会被轰杀。

    李涵对阵法的修为,绝对要比正在打斗的这两人强多了,而禁制脱胎于阵法,他自然可以看出来,这个禁制不是强行攻击就可以破掉的。

    一旦强行攻击,他不但拿不到东西,说不定小命还要丢在这里。

    对这个禁制,李涵根本就不在意,在丢下最后一支阵旗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太心急了。

    那两名塑神修士,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此时他就不应该先发动攻击。否则他一出来,肯定会被人狂轰滥炸。

    原本自己被无视了,一旦他这个被无视的人,发动阵法攻击的时候,两名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塑神修士,说不定会罢斗来先干掉他。

    到那时,他只能杀人灭口了,否则这两个家伙日后肯定会报复他的亲友。

    明白了这个漏洞后,李涵没有丢出激发阵旗毕竟,要激发杀阵和困阵,现在不是时候。

    下一刻,李涵已经迅速来到禁制前,几乎毫不受影响的将手伸进了禁制里面,拿出两个玉盒,同时激射出长坟丘。

    似乎那个禁制和长坟丘外面的困阵,对他没有半分的影响。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李涵真的不想杀人夺宝,毕竟在西游世界中,有些修士的来头太大,而他要照顾的亲友太多。

    况且,抢了别人的东西,还要干掉别人,这么无耻的事情,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他还真的做不出来。

    所以,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尽量不连累自己的亲友,是他在西游世界中的行事风格。

    就算某天他可以和玉帝、如来称兄道弟,但万一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要对他的亲友下手,而且是玉石俱焚的那种,他一样会很无奈的。

    自己强大,身边的人也跟着强大,谁都可以保护好自己,那样才是真正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在出长坟丘的瞬间,李涵还不忘将那枚激发阵旗丢在困阵的边缘。只要有人从这个困阵里面一出来,这个激发阵旗里面就会激发杀阵和困阵。

    从李涵拿出禁制里面的两个玉盒,到他冲出长坟丘,这中间的时间极短。

    就算是这两名塑神修士,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存在,这可是塑神修士布置的禁制,而且还是塑神修士布置的困阵啊。

    尽管那个禁制只是一个粗糙的防御禁制,但童武生布置的那个困阵可不一般。可是这个塑神修士布置的困阵,竟然在眨眼之间就被人闯了出去。

    两人都不知道李涵早就研究过这个困阵了,所以只能在不可思议当中干瞪眼。

    不过两人并没有因为这个暴跳如雷,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是那个筑基蝼蚁逃得再远,只要他手里还有玉盒,那么他就没有办法逃出两人的手心。

    李涵一逃出长坟丘,立即就踏上了飞剑,并没有用飞云锥。

    一个是飞云锥他用过,很容易查出来是他,还有一个就是他知道,就算他逃得再快,八百到一千五百里的范围之内,还在塑神修士的神识当中。

    在飞剑上面,李涵通过监控阵法注意到两人还在打斗。他心里暗喜,只要他逃出两人的神识范围后,就有办法彻底消失。

    ………………

    “司马老儿,东西都被拿走了,你和老子在这里打个屁。”明知道那个筑基蝼蚁无法独吞下‘物’,但是童武生依然不爽。

    司马驻闻言,点头道:“也是,虽然东西丢不掉,但是被一个蝼蚁拿走,却是气人。也好,我们现在就罢斗,谁先追到,东西就是谁的。”

    童武生当然明白司马驻的意思,而且他有一件飞行道器,对司马驻的提议很是赞同。

    李涵发现两人已经有罢斗的趋势,知道两人立即就要停止打斗了,而且监控阵法的监控范围,也到极限了。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李涵更是全力飞行。

    司马驻和童武生约定好,谁先追上李涵,谁就能得到东西,然后在罢斗的第一时间,就要冲出长坟丘。

    司马驻速度快,童武生也不慢,只是两人刚刚冲到长坟丘的困阵边缘,那困阵忽然被激发。不但困阵被激发,而且三个杀阵也被激发。

    三个杀阵和困阵同时被激发,就算司马驻和童武生是塑神修士,也被耽搁了数十个呼吸。但是两人很快就破了杀阵和困阵,来到了阵外。

    出来后司马驻和童武生同时盯着对方,刚想互相责问的时候,立即就明白了不对,这困阵不是对方激发的,而且杀阵也不是对方激发的。

    童武生从困阵的边缘摄起一枚阵旗,脸色阴冷的道:“好小子,竟然敢在我的困阵动手脚,不但有激发阵旗,还有监控阵法……”

    司马驻哈哈大笑,感觉童武生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布置的几个破阵法,不但被自己利用了,还被区区一个筑基修士利用了。

    司马驻对童武生的讥讽,忽然止住了,不敢相信的调出自己的神识,一遍一遍的沟通玉盒上面的神识标记,可是半天后,却没有丝毫反应。

    司马驻第一时间就将目光盯向了童武生,而童武生当然同样也发现了他的神识标记沟通不到。

    他的脸色越发难看阴沉起来,从来都没有想过,区区一名筑基修士,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拿走了自己的东西,而他还没有丝毫的线索。

    “哼,区区筑基,也敢如此狂妄……”童武生一看司马驻的眼神,立即就知道,司马驻和他一样失去了这个筑基蝼蚁的线索。

    “你将他的画像刻画给我!敢占我司马驻的便宜,嘿嘿,胆子不小。”司马驻舔@了@舔嘴唇,只是他的话语和他的眼神,在他那瘦小和善的脸上显得极不匹配。

    童武生听了司马驻的话后,立即就知道,司马驻和他一样,对这个蝼蚁筑基根本就没有仔细看,心里不由得一沉。

    如果知道李涵的长相,或许他还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找出这个人,但是连长相都不知道,他怎么去找?

    而且刚才那个筑基修士的神识波动和真元波动,几近于无,非常的隐晦,现在想来应该也是那个修士故意的。

    “好手段……”童武生想到这里,冷笑一声。。

    说完,他阴冷的看着司马驻,缓缓道:“我只知道,他的脸上戴了一个幻化容貌的法宝,至于长相如何,我却没有注意看。”

    面对一个必死之人,还是区区一个筑基修士,他堂堂塑神高手,哪有心情去看他长得如何?更何况,当时他还和司马驻这个老儿在全力拼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