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079章 无耻老匹夫

    “我是说,你这样叫我,会给我很大压力啊!我将来还要照顾你,我想想看,这似乎有些不合算……”李涵笑着将玉盒塞到太叔石手中。

    太叔石知道李涵是在开玩笑,依然很是认真的道:“大哥放心,我绝对不会拉后腿。”

    李涵摆摆手道:“开玩笑的,别那么认真。”

    太叔石一打开手中的玉盒,立即手一抖,差点将玉盒丢在地上,颤声道:“这,这是霓光草?!!你说的四级灵草,竟然是霓光草?”

    “是啊,我就这一株。”李涵点点头。

    太叔石赶紧再次将玉盒递给李涵,摇头道:“大哥,这太珍贵了!这种好东西,应该放在高级拍卖会上拍卖。

    就算是不卖,这种东西放在手中,也是一大保障啊!这可是能修复气海的好东西,这样拿出去卖了,实在是,实在是……”

    李涵心道:我随便动一下手指,就可以修复别人的气海,这东西能有多珍贵?

    当然,这只是对于他来说。

    李涵再次拍了拍太叔石的肩膀,微笑道:“石头,留在自己手中的,才是价值最低的。

    价值高的东西,都要送出去,才能将真正的价值体现出来。然后将体现出来的价值拿回来,带动自己的利益。

    你说这霓光草,我们放在身上,充其量也只是一株草而已,还占了一块地方。

    但这一拿出去,就不同了,马上能变成我们最需要的东西,这才是资本运作。

    好吧,说简单点,就是卖水果的人,也知道将好的水果卖出去,留下差的自己吃。人家傻么?不是,这是利益最大化……”

    “好!”太叔石听得有点糊涂,但注意力已放到手中的霓光草,脸上的表情立即兴奋起来。

    “大哥,这株霓光草,绝对可以卖到一万灵石以上。可惜了,如果是在更加繁华的城市,甚至可以卖到一万中品灵石。”

    “先这样吧,救人要紧。”

    “谢谢大哥!”

    不一会儿,从西嘉拍卖场冲出一个精瘦的黑衣男子,一出来就盯着太叔石手中的玉盒,快速的道:“你这盒子里面,是不是霓光草?”

    看他说话的样子,差点就要动手来抢了。

    太叔石将霓光草收起来,抱拳道:“是的,我们正是来寄拍霓光草的,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明天晚上的拍卖会?”

    “能,能!能赶上,赶紧请进。”黑衣精瘦老者一脸热切,连看都没看李涵和太叔石,只是盯着太叔石背后的包裹,眼睛都快冒光了。

    ………………

    “你将怜娥赎出来后,是准备带着她一起修炼么?将来去仙界,也会带着她?”

    在西嘉城的一个息楼包厢里面,李涵慎重的问太叔石。

    他不知道怜娥的修为是什么,如果在西嘉城还好些,将来要是去其它城市,如果怜娥的修为太差,在路上可能会遇到很多危险。

    太叔石摇了摇头,叹息道:“我没有打算带她去其它城市,也没有打算和她成婚。我是太叔家的子孙,或许有一天,我会陨落在路上。

    我要走的路,早已表明,我过的日子根本没有一天是安稳的,带上她不合适……”

    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天下间最美好的事,但世上不如意事常八九,现在他只求能顺利将怜娥赎出来。

    李涵没有再问这事,开始探讨以后应该如何修炼,后来又互相交换修炼心得。

    开始的时候,李涵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需要询问太叔石,到了后面,只有太叔石询问李涵了。

    一夜时间就在两人互相探讨中过去,他们不但不见疲惫,更是精神抖擞。

    今天要去拍卖会,两人更是迫切想要知道,霓光草能卖多少灵石。

    进入西嘉城拍卖场的时候,立即被这种豪华气场震住。

    拍卖会四周都是纯白玉雕刻而成的大灯,参加拍卖的位置全是一排排小小的包厢,每一个包厢外面都站着一个美貌女修。

    太叔石小声道:“西嘉城平时举办的拍卖会,都是小型的,也没有这种包厢,更没有这么多女修服务。看样子,这次是因为霓光草,特意提高了拍卖会的档次。”

    李涵和太叔石来得较早,但此时已经有小包间的门关了起来,显然有人比他们来得更早。

    又是半个时辰后,拍卖台的主灯光忽然大亮。

    一名中年男子走上拍卖台,先是对四周抱一下拳,然后微笑道:“今天举行的拍卖会,本来是小型的惯例拍卖,因为昨天来了两样珍贵物品,我们决定提升本次拍卖的档次。

    好在本月的月底,要举办一场大型拍卖会,西嘉城来的贵宾也多。

    闲话少说,我们开始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

    这是一株极为珍贵的二级灵草,名为茗地蓝,想必来的朋友对茗地蓝的价值都不会陌生,这可是炼制筑基丹的主要灵草之一。

    底价为三十枚下品灵石,好,现在开始竞价。”

    “五十……”

    “六十……”

    茗地蓝一出来,立即就引起众多的报价,连续不断,才数息时间,已经上升到一百灵石。

    最后,茗地蓝以两百二十下品灵石的价格,被其中一个包厢买走。

    第二件拍卖品,是一杆七星炼金枪,几轮报价之后,被人以三千六百颗灵石购走。

    主持拍卖的中年男子卖掉长枪后,又举起一个牛皮卷。

    这是第三件拍卖品,竟然是一幅遗迹地图,最终被人以三千一百灵石购买走。

    半天时间过去后,李涵终于听到主持拍卖的中年男子道:“下面要拍卖的是一株灵草,相信很多人都是为了它而来。没错,这就是四级灵草,霓光草……”

    就算是有包厢,李涵依然能感觉到,在霓光草出来后,引起了一些骚动。

    那中年男子没有说错,许多人确实是为了霓光草而来。

    “霓光草的作用,大家都知道,这是极少的可以修复气海的东西,价值不可估量。现在底价是五千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百灵石,竞拍开始……”

    李涵发现,这个主持拍卖的男子,每次都会将价格说得低低的,然后参加竞价的人就多,最后的价格必定是报出价格的数倍之多。

    霓光草一出来,太叔石就极为紧张的盯着。

    五千下品灵石,就算是没有人加价,根据拍卖场的规矩,他们也能得到一半灵石,相对来说也差不多够用了。

    “六千灵石。”

    “七千灵石!”

    “……”

    价格很快就上升到一万二千灵石,可见想要霓光草的人不少,也衬托出霓光草的珍贵。

    当价格到达一万九千灵石的时候,一个包厢里面忽然传出一声冷哼:“老夫出价两万灵石,谁会再加价?”

    这里报价的人,都是通过包厢里面的阵法报价,而直接用这种嚣张声音报价的,还是第一个。

    似乎有很多人都知道这老者是谁,在这一声冷哼和这句话说出来后,竟然没有人敢继续报价。

    李涵心中冷笑,这个自称老夫的混蛋,用两万灵石买走他的霓光草,这简直就是抢灵石。

    从现场报价的气氛就知道,这株霓光草最后的价格,绝对不止两万灵石。

    不过,连拍卖会都默认了这种存在,显然那个所谓的老夫,来头不简单。

    “这老东西好不要脸!”太叔石也是恨恨的说了一句。

    李涵淡声道:“不要脸也是要有实力的,没有实力再不要脸,也没有用。好在我们拿到这一万灵石后,也够用了。”。

    霓光草果然毫无悬念的,被那个老者用两万灵石买走。

    李涵屈指一弹,悄悄射出一缕负能量渣滓,以神识传送,落在那个老者的身上,迟点再对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