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069章 华夏药业开张

    回元丹是恢复真元和疗伤用的,比回春丹只恢复真气要强得太多。而益元丹却是筑基六层以前的修士,在修炼时所使用的一种丹药,更是珍贵。

    这两种丹药都是灵级三品的丹药,就算是一些普通的丹阁也不一定有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惊爆的事情,最为惊爆的消息却是,华夏药业还推出了两颗镇店的丹药,驻颜丹一颗,筑基丹一颗。

    这两种丹药,虽然炼制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困难,可是驻颜果根本是只听说过,而得不到的东西,所以驻颜丹根本就是有价无市。

    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筑基丹反而更加珍贵。

    筑基丹的药材虽然不如驻颜果那么稀少,但是同样的极难遇见,而且对于众多修士来说,修炼比驻颜要重要得太多了。

    筑基丹这种东西,就算是在大的丹阁,数量也是极其有限,就算是有,一般也是拿来拍卖。哪有这样随随便便拿出来,和普通丹药一起出售的?

    一时间,许多人纷纷涌往华夏药业,都想知道华夏药业的这两颗丹药怎么卖。

    李涵之所以拿出这两种丹药,也是孤注一掷。因为他知道,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人无横财不发,马无野草不肥,如果他想要将华夏药业的牌子打响,就必须要高调开张。

    何况,修真界也还是属于人间的,只要不陷入包围圈,单挑根本就没有谁能奈何得了他。

    他将会在更短的时间里面完成原始积累,从而有更多的时间拿来修炼。

    之所以拿出这两颗丹药,他是仔细想过的。筑基丹是为了华夏药业的名气,而驻颜丹却另有用处。

    只要他的名气打出去了,找他炼丹的人就会渐渐增多,而他将会结识更多的人,得到更多的利益。

    一旦他有了部分资金后,华夏药业将渐渐做大,他的实力也将越来越大。

    如果一直谨慎小心,确实是会安全许多,但他还要提供资源给身边的人修炼。没有一个强大的后台作保障,那是绝对没有办法成事的。

    李涵推出这两种丹药之后,不到一个时辰,华夏药业的门口,就已挤满各式各样的修士。

    很显然,这些人除了小部分是看热闹的之外,大多数是为了筑基丹而来。

    “华夏药业竟然是出售丹药的,这名字好奇怪……”

    “是啊,我三天前就看见这里开了一家华夏药业,想不到竟是出售丹药的。”

    “筑基丹啊,真的假的?”

    “除非华夏药业不想开下去了,否则就不会有假,他们还有驻颜丹呢!”

    “等等,我来看看这筑基丹是怎么卖的。”

    “……”

    一时间,华夏药业的门口叽叽喳喳,各种声音都有。

    李涵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对这些修士的议论很满意。

    华夏药业丹药的价格,和别的丹阁是一样的,虽然李涵很想卖得便宜点,但是这样肯定会引起公愤。

    河州城的丹药阁就有数家,而且还有一家甚至在整个修真界都有连锁店阁。

    没有那个实力,私自降价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虽然降价是你的事情,但是一旦得罪了那些大的丹药阁,那可就不是小事情了。

    华夏药业店面虽然不大,招牌却不小。

    这次开业酬宾写得清清楚楚,筑基丹将会卖给第三百位客户,十万灵石。如果第三百位顾客不要,将推到下一位。

    驻颜丹作为华夏药业的镇店之宝,不对外出售。

    一颗筑基丹要十万灵石,这不是很贵,而是很便宜了。

    但是,李涵想要赚的,并不是这颗筑基丹的利润,要的是打响华夏药业的名声。不要说十万灵石,就算是只有一千灵石,他也会卖的。

    十万灵石的筑基丹,那些有钱的修士,几乎都在摩拳擦掌了。

    很多炼气圆满的修士,许多年都没有办法突破,而他们的灵石都积攒下来,准备求购筑基丹的。

    现在华夏药业出售筑基丹,就算是倾家荡产,他们也是在所不惜。

    “开张了……”

    随着一声叫喊,在华夏药业开门的同时,众多拥挤在华夏药业门口的修士全部拥了上来。似乎只要稍微晚一点,筑基丹就没他的份了。

    小蝶和小倩呆呆地看着那些拥挤过来的修士,不禁目瞪口呆。

    她们也知道筑基丹很珍贵,却还没有什么实质的概念。一个是她们来这里的时间不长,第二个是李涵早已为她们准备好大量修炼材料。

    可是现在看着门口拥挤不堪的人群,她们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疯狂。

    只是区区一颗筑基丹而已,竟然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原本门可罗雀的店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

    “这……”小倩半晌后才说出一个字来,很快就吁了口气,微微一笑。

    或许,有李涵在的地方,这种轰动很容易出现吧。

    李涵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筑基三层的气势爆发开来。他真元充沛,神识强大,这筑基三层的气势简直相当于筑基后期的修士了。

    当然,他完全可以将自己的气息模拟成虚仙修为,但真的没这个必要。他始终觉得,扮猪吃老虎,永远要比扮老虎吃猪要更过瘾。

    前者是有足够的底气,尽管有点无耻,但后者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太高调的话,容易招惹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在以前的那些武侠小说中,凡是挂着“第一高手”的大虾,随时都要接受别人的挑战,就算最后能干掉无数对手,也是烦不胜烦。

    你想想,吃个饭,上个厕所,甚至是正想跟娘子干点羞羞的事情时,突然有个人跳出来要挑战你,那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轻则食欲不振,中则肠道堵塞,重则……可以去修炼‘葵花宝典’了。

    所以说,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在哪里都不吃亏。

    泱泱大国,那些隐形富豪,绝对要比榜上有名的企业家过得更惬意,更潇洒。当然,更多时候,企业家是一种社会责任感。

    此时,门口拥挤的人群,感受到李涵强大的气势,顿时安静了下来。

    得罪了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人家伸手就可以灭掉你。就算是在河州城,他没有办法杀你,但是你总不能一辈子留在河州城里吧。

    更何况,人家能开丹阁,就说明背后肯定有一名炼丹师。在修真界,炼丹师的能量可不简单,就算是金丹修士,也不愿意得罪一名最低等的灵级炼丹师。

    “各位!”

    李涵环视众人,抱拳道:“今天是我华夏药业开业迎宾的日子,当年我师父给我留下两颗筑基丹,我筑基时用去一颗,现在还有一颗。

    今天这个日子,就卖给有缘之人。无论你是谁,只要你是今天第三百个来我店购买丹药之人,这筑基丹你就有权购买。当然,你也可以放弃你的权利。”

    “前辈,不知道前辈的师父,以后能不能再弄到筑基丹?”人群中已经有人问了出来。

    毕竟现在只有一颗筑基丹,没有谁能知道,这枚丹药会花落谁家。

    李涵哈哈一笑:“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华夏药业的底蕴虽然不深厚,可我师父却是大有来头的人。。

    虽然筑基丹珍贵无比,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一年后我师父就会来河州城,如果有筑基丹的话,我一定还会拿出来出售。”

    “真的?太好了!一定要有啊!”众人又惊又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