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047章 至阳龙丹

    李涵醒过来之后,暂时无法使用各种通用法术,只能步行前进,沿途为别人吞噬负能量,然后转化为自己眉心处的绿色能量。

    现在,他终于确认,当时自己吞下的,正是那条巨蛇的内丹。

    红衣侏儒鬼三谋求了二十年,都未获得的龙丹,却因为歧富的捣乱,被李涵鬼使神差地吞服了。

    龙丹是至阳之物,一旦融入李涵的体内,立时使他万邪不侵。

    而李涵服食龙丹的过程,只怕连鬼三和歧富也无法猜测到。因为连鬼三和歧富那种级别的高手,都绝不敢直接口服龙丹!

    龙丹之中所藏的巨大生机和热力,会使一个人的经脉爆裂,那种热力会生成一股强劲无匹的气劲,由体内向外冲击皮肤,又岂是人力所能承受的?

    要知道,那巨蛇至少也有数千年的修行,方成龙身。

    龙丹是聚天地之灵气所成,这小小的一颗龙丹,可以完全支撑着那条庞大躯体的全部生机。

    而人的躯体却小得可怜,岂能容纳这般强烈的生机?

    所谓物极必反,正如将一缸水装在缸里则没事,但全倒进一个小杯中,则会尽数溢出。

    而李涵所遭遇的正是这种劫难,却活下来了,这可谓是天意,也是那种绿色能量在起作用。

    即使是鬼三吞服龙丹后,若无外界力量相辅,也惟有死路一条。

    李涵巧就巧在他落身于水道曲折无比的地下河中,自蛇腹中出来后顺水流淌,在河道之中四处碰撞。

    每撞一次,体内的劲气就外泄一些,被眉心处吞噬,又置身冰寒的水流之中,使得他侥幸活了下来。

    但是,最终还是因龙丹的能量散发全身经脉,将往日所修练的先天真气都封锁了。

    那龙丹的生机和火劲,也全都锁于丹田之中,无法运用。

    李涵暂时不能控制这股外来力量,所幸他天生神力,又有那种奇特的吞噬能力,沿途吸收了不少负能量后,体力渐渐恢复。

    每时每刻,他都尝试着用绿色能量去跟体内龙丹之力融合,这天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竟然能在黑暗中看清楚一切颜色!

    一切都是那么清晰,犹如白昼一般,但又有着与白昼截然不同的感觉。

    看来,绿色能量开始与龙丹之力融合了!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正在发生神奇的变化,包括丹田中的那股生机,也在涌动、复活。

    龙丹本是极阳之物,巨蛇所生活的地方是龙潭底部的极阴之处,而蛇本身就属于阴寒之物。

    巨蛇能够存活数千年,皆因龙丹的至阳之性中和龙潭之底的极阴之性,使之阴阳调和,野性渐去。

    否则,以巨蛇之威,绝对不会一直蛰伏不出。

    李涵眉心处的绿色能量,是由负能量转化而成,也可以说是阴属性物质。

    此刻龙丹存于李涵的丹田中,在受到绿色能量的刺激之下,自然开始蠢蠢欲动,更渐渐释放出生机,改变李涵特殊的体质。

    李涵在吞服龙丹之后,经过地下河道的碰撞,体质早已非常人所能想象。

    他只感到体内的生机在不断澎湃、激涌,由涓涓细流化作山洪爆发。气机由龙丹而生,然后流遍全身。

    他知道,此刻必须找一个突破点,将过剩的阳气和生机尽数泄出,或者由眉心处吞噬,否则只怕又会重遭吞服龙丹之初时的那种后果。

    显然,吞噬更多生灵的负能量,转化为绿色能量,再与过剩的阳气、生机融合,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

    圣人黄帝说,阴阳是宇宙间的一般规律,是一切事物的纲纪,万物变化的起源,生长毁灭的根本,有很大道理在其中。

    拿自然界变化来比喻,清阳之气聚于上,而成为天,浊阴之气积于下,而成为地。

    阴是比较静止的,阳是比较躁动的;阳主生成,阴主成长;阳主肃杀,阴主收藏。

    阳能化生力量,阴能构成形体。

    寒到极点会生热,热到极点会生寒;寒气能产生浊阴,热气能产生清阳。

    所以大自然的清阳之气上升为天,浊阴之气下降为地。

    水火分为阴阳,则水属阴,火属阳。人体的功能属阳,饮食物属阴。

    饮食物可以滋养形体,而形体的生成又须赖气化的功能,功能是由精所产生的,就是精可以化生功能。

    而精又是由气化而产生的,所以形体的滋养全靠饮食物,饮食物经过生化作用而产生精,再经过气化作用滋养形体。

    照黄帝的‘阴阳应象大论篇’来推测,因为饮食物属阴,那么李涵只要经常食用大量药膳,应该也可以转化为眉心处的绿色能量。

    ………………

    这天,李涵来到了长江边上的一个小镇,地处巴东县境。

    镇子不大,两里长的一条街,一头伸向北面江边的码头,一头通往南面的县城。

    它是长江北岸去巴东县的唯一通道,南来北往的商旅,都要在此落脚。

    街道两边的铺面,十有八九都是客栈酒楼,茶园饭馆,倒也繁华热闹。

    这一日,大街上行人熙来攘往,骡马车辆如流,一条从北岸运送旅客的桅船,缓缓靠岸。

    李涵站在船上,眺望远方,一身淡黄色的儒服剪裁得体,腰间佩挂一把尺八长的短剑。

    金黄色的剑鞘,在阳光下射出耀眼的光芒,一看便知是纯金打造。剑柄雕有一条碧玉飞龙,龙口含一颗鸽卵大的鲜红色钻石。

    当他踏上码头,漫步走进街市时,他那倜傥不群的气派,顿时引起了满街游人的注目。

    李涵从深山大岭之中,来到这人头涌涌的闹市,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不知不觉来到了街的尽头,迎面看见一座酒楼。

    此时红日西沉,他正感肚中空虚,便举步走进酒楼。

    酒楼不算大,倒也干净,四壁挂着一些花鸟山水之类的条幅,虽不算上品,倒也增添几分情趣。

    酒保一见来了客人,赶忙迎上前,躬身招呼道:“公子请里面上坐,小店备有二十年的陈年花雕,还有船家刚送来的活鲤鱼、甲鱼。公子不妨试一试小店的烹饪手艺,可以说在这镇上找不出第二家……”

    “好。”李涵点头微笑,举步向楼梯口走去。

    酒保忙跟进道:“公子请止步,楼上雅座昨日因有一伙人在此搅闹,损坏严重,不能待客,请公子将就一下在楼下进膳。”

    李涵不待酒保说完,笑着打断他的话,淡淡道:“我在这店堂里拣个座头就是了。”

    酒保陪笑道:“多谢公子,您请。”说罢,将李涵引至靠窗临街的一张空桌旁,用手中抹布细擦了桌椅,请李涵落座。

    李涵点了一盘清蒸甲鱼,一盘红烧鲤鱼,一盘白切鸡,以及两样小菜,又要了二斤绍兴花雕,自斟自饮,怡然自得地观看街上的行人风景。

    相传,早在宋代,酒乡绍兴家家都有酿酒的习惯。

    每当一户人家生了女孩,在满月之际,便把酿得最好的黄酒,灌装在陶制的坛内,经密封后,埋入地下储藏。

    待女儿成长出嫁时,再从地下取出埋藏的陈年酒,请当地民间艺人在酒坛外刷上大红、大绿等颜色,写上一个大大的“喜”字,作为迎亲婚嫁的礼品,人们称其为“女儿酒坛”。

    这一习俗代代相传,又代代发展,成为绍兴一带婚嫁喜庆中不可缺少的民俗风俗。

    而绍兴花雕是浙@江省的地方传统名酒,属于黄酒的一种,从中国古代女儿酒演变而来。

    清代时画花酒坛名为花雕,绍兴花雕便以其酒坛外面的五彩雕塑而得名。

    花雕工艺师们根据大小不一的酒坛的特点设计图案,采用矿物配成的油泥,雕塑出不同艺术形象的画面。

    并配上五彩吉祥图案,以传统的漆艺方法和粒粉工艺进行装演。

    其酒类装潢风格,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域特色。

    ………………

    不久,突然从巴东县城方向驰来十几乘快马。马上都是精壮大汉,一色的黑衣黑裤,青帕扎巾,腰悬刀剑,脚蹬薄履云鞋。

    人人双目炯炯,精光暴射,令人一望便知,这伙人个个皆是内功修为很深的武林高手。

    好!吸收了这些人的负能量,应该可以转化成不少绿色能量了。

    李涵心中暗喜,注视着那些武林人士。

    在西游世界的人间,可以分为凡俗界和修真界,在凡俗界是以妖族和灵族为主导,人类一般是以武入道。

    而在修真界,是以人类为主导,只要是有灵根的人类,都会修炼各种功法和术法,提升真元厚度和攻击技巧。

    这里是凡俗界,所以一般在江湖中行走的人类,都是武林人士。

    只见那些人来到酒楼前,为首的一人冲同伴打个口哨,飞身下了马,余下之人也都甩蹬离鞍,牵着马匹向酒楼走来。

    酒保一看,来人都是他不敢得罪的江湖人,急忙笑脸相迎,恭声道:“各位大爷,里边请。”

    为首之人大声道:“可有好酒好菜?”

    酒保笑道:“有有有!二十年绍兴花雕,活鱼活鳖,鸡鸭牛羊都有。”

    为首之人道:“好,前边侍候,叫人给马匹喂足草料,再到江边雇上一只大船。”

    酒保连连应诺,挥手叫过一个打杂的伙计,道:“赶紧给这几位爷的马匹喂饱,叫小四去找陈老大,说有人要包下他的船。快去!”

    伙计应着从那些来人手中接过缰绳,向旁边的拴马桩走去。

    酒保侧身让路,微弯着腰,引着这伙人进了店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