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046章 龙血战士

    李涵被巨蛇吞入腹中之时,双手紧握着宝剑,以绿色能量护体,灵台一直保持着一片空明。

    直到他的宝剑被巨蛇喉口的软骨嵌住时,他才感到巨蛇腹中的巨大压力,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更有一股股异样的液体包裹着他,使他浑身燥热难当。

    虽然绿色能量可以隔绝这股液体的腐蚀,却无法阻挡那种燥热的感觉。

    李涵完全无法感受到巨蛇体外的剧烈震荡,在蛇腹中平静如死,一共也只出现过两次震荡,那是他刚滑入蛇腹不久产生的。

    他也不知支撑了多久,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难以畅通。那怪异的粘液,更使他燥热得快要爆炸。

    在李涵感觉自己快要死去之时,忽然想到了歧富老伯。那个暗中教导神秘蒙面人练气,并且指点了他三个月武功的怪老头。

    李涵借助搜魂术,从神秘蒙面人那里读取到的剑道绝学,其实就是来自歧富老伯的,一个虚仙巅峰的世外高人。

    此时,福至心灵般,他突然记起了,在他被巨蛇吞入口中前,歧富老伯所讲的那一段话。

    “苍天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

    如果翻译成白话文,则是:

    苍天之气清净,人的精神就相应地调畅平和,顺应天气的变化,就会阳气固密,虽有贼风邪气,也不能加害于人,这是适应时序阴阳变化的结果。

    所以圣人能够专心致志,顺应天气,而通达阴阳变化之理。

    如果违逆了适应天气的原则,就会内使九窍不通,外使肌肉壅塞,卫气涣散不固。

    这是由于人们不能适应自然变化所致,称为自伤,阳气会因此受到削弱。

    人身的阳气,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重要,假若阳气失却了正常的位次,而不能发挥其重要作用,人就会减损寿命或夭折,生命机能亦暗弱不足。

    所以天体的正常运行,是因太阳的光明普照而显现出来,而人的阳气也应在上在外,并起到保护身体,抵御外邪的作用。

    由于寒,阳气应如门轴在门臼中运转一样活动于体内。若起居猝急,扰动阳气,则易使神气外越。

    因于暑,则汗多烦躁,喝喝而喘,安静时多言多语。若身体发高热,则像碳火烧灼一样,一经出汗,热邪就能散去。

    因于湿,头部像有物蒙裹一样沉重。若湿热相兼而不得排除,则伤害大小诸筋,而出现短缩或弛纵,短缩的造成拘挛,弛纵的造成痿弱。

    由于风,可致浮肿。

    以上四种邪气,维系缠绵不离,相互更代伤人,就会使阳气倾竭!

    ………………

    正当李涵身处生死关头之时,这段话竟如一盏明灯,使他欣喜若狂。

    恍惚中,此刻偶然想起,又身处这特殊的环境中,竟霍然顿悟。

    “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

    李涵意念至此,体内那几欲爆烈的气机,立刻顺意而动,阴阳两分,走上下两窍,那种澎湃的感觉立去。

    至此,李涵完全明白了歧富老伯的意思,更深悟那段话的精妙所在。

    “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

    他依据这番道理,加之往日练气的经验,很快便理顺了体内的真气,更不断地生出一缕缕真气,在体内自给自足,进入龟息状态。

    体外的压力顿减,那怪异的粘液似是已无法对他造成任何损害。

    但李涵的灵台始终保持一片清明,意念未止,惟感巨蛇体内一片死寂。

    他根本不知道,巨蛇已在剧痛之下,自一条地下水道飞速远行,通向大江大河,疾行数千里之远。

    当李涵的灵台达到最清明之时,脑海中竟似乎将巨蛇体内的五脏六腑全印了进去。

    虽然他什么也看不见,但那感觉告诉他,此刻他是在蛇喉中那块横起的软骨下,而蛇喉之大,足可容下他的躯体。

    李涵自然是不想在蛇腹中一直呆下去,当他完全可以控制体内真气之时,便开始试探着拔下那嵌在软骨中的宝剑。

    后来他成功了,但一股液体将他冲入了巨蛇的食道,更有一股吸力将他拖得更深。

    这是李涵没有想到的变故,差点使他体内真气走岔,幸亏他定力极好,终于记起手中的宝剑。

    神剑挥过之处,巨蛇食道尽裂,这一刻李涵可以感到巨蛇在剧烈地翻腾。

    当然,他管不了这么多,只知道破坏,将巨蛇的五脏六腑全都破坏无遗。

    就在李涵大感快意之时,躯体突然触到了一团烈火一般的东西。

    这似乎是一个充盈着巨大能量的容器,散射着无与伦比的生机。

    李涵体内的真气与之一触时,竟散得无影无踪,就连那用来护体的绿色能量也越来越微弱。

    如今,他无法从别人身上吸取负能量,眉心处的绿色能量只会越用越少。

    巨蛇顺着大江大河一直东下,后来蹿入一条地下暗河中,奔行了三天,足足行了两千多里。

    但在地下暗河之中,巨蛇却被卡在狭窄的河道中间,且因体内的五脏六腑被李涵以宝剑破坏无遗,已是强弩之末,早已无力挣扎。

    若是在平时,巨蛇肯定是无法被卡住的,现在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了。

    李涵在巨蛇腹中呆了三日有余,却未死去,但他体内的真气早就被那团如烈火般的东西激得荡然无存。

    可是,那团烈火般的东西,似乎将无限生机注入了他的体内,让他不惧蛇腹中缺氧的威胁,以及那致命的压力与化肤的液体。

    但是,李涵真的感到饿了。

    已数天未进粒食,自然是极为饥饿的,何况李涵那仿佛饕餮般的胃口?

    他勉力移动手脚,很快就触摸到那团火热的东西。

    其物并不大,入手温软,却有一股生机和力量自他的手心传入体内,四通八达,使之精神大振。

    “莫非,这就是巨蛇的内丹?所谓的龙丹?”

    李涵犹豫了一下,心道:若是吞掉这东西,能不能永远支持着我的生机呢?

    在强烈好奇心和难忍之饥饿感的驱使下,李涵最终摘下了这拳头大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

    一入喉,这东西立即化作数股火热的甘流,直通李涵的四肢百骸。他只感到无数股力量向丹田汇聚,犹如百川汇入大海一般。

    李涵大喜,借着浑身充盈的无限生机和力量,奋力挥剑直向蛇腹之外乱刺。

    此刻巨蛇真是连半点活命的机会也没有了,却仍拼尽余力挣扎,最终依然无法脱离卡住躯体的河道。

    李涵用宝剑刺穿了蛇身外皮,却再也破不出去,因为剑尖已顶在石壁上,反而让河水渗入了蛇腹中。

    当他伸手自巨蛇腹部打开的血洞摸出时,立即明白了此刻巨蛇身陷水洞之中。他知道,要想逃生,只能从蛇口爬出。

    此刻李涵仿佛置身于一个熔炉中煎熬,虽然浑身充满力量,但也痛苦莫名。当他心头仍有一丝灵智时,奋力向蛇口爬去。

    也不知费了多少时间,花了多少力气,他终于以宝剑割开了已僵死的巨蛇之口,落入地下河水中。

    然后,只有一阵飘流碰撞的感觉,以及几乎快要爆炸的热力,在冲击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失去了知觉。

    奇怪的是,那条巨蛇的庞大尸身,竟然缓缓化作一大滩红彤彤的血液精华,滑入他的眉心处,并渐渐转化为绿色的生命能量……

    当李涵醒过来的时候,那滩血液精华已经彻底消失。

    此刻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往日所修习的先天真气,竟然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封印在丹田深处。

    不管他用何种方式,都无法冲开那股力量的封锁,现在惟一能用的,也只有眉心处那种神奇的吞噬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