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泽星辰 作品

第040章 六丁神火,十二长生

    怪物猝不及防,那仗以用武的上半身,叠帛也似的盘屈在树枝空处,身子又是奇扁,一时转折不便,中了怪鸟的暗算。

    因为疼痛,像儿啼般怪啸了一声,怪物便将上半身如风驰电掣般直往树后绕去,张开又长又阔的大口,朝着怪鸟便咬。

    怪鸟虽然得胜,无奈来势太猛,只图伤敌,没有想到退路。此刻怪物的下半身虽然被它扑住,三只鸟爪全都陷入木内甚深,不易拔出。

    加上头下尾上,更是费劲,眼看怪物回身来咬,怪鸟一着急,便用尽力气,拼命想要挣脱。

    只见它两翼直扇,三只钢爪不住的一分一挺,只扇得左近林木风涌如潮,扇上一点便都断折。

    那株参天古树受了这半日的震撼伤残,已是不支,哪再禁得起这般的神力鼓荡,不消两三次折腾,只听咔嚓两声过去,怪鸟的三只钢爪竟然裂木而出。

    那株被怪物盘踞,高有一二十丈的老桧树,受不住这样绝大的暴力震撼,也同时倒折了下来。

    怪鸟的钢爪本来锋利若刀,加上三只都抓在怪物的下半身上,脱身时节被它用力一挣一分,当中一只钢爪已将怪物的脊骨抓裂。

    再被左右双爪往下一分,爪尖便在怪物身上往横里划过,立时将其裂成两段,仅剩下爪隙里一些残破的皮肉,藕断丝连般挂住。

    那又大又粗的树身倒了下来,恰巧压在怪物身上,一任怪物多么厉害,也是禁受不了。

    怪物骤负奇痛,往前一挣,立时断处中分,疼得它不住怪叫。

    下半截身子还盘绕在断树上面,上半截身子已是失去了凭依,暴怒之下,它一个前挣猛劲,就势张开血盆一般的大口,连身向怪鸟穿上去。

    那怪鸟先时钢爪入木,陷在树身上面,及见怪物回身,张口来咬,一时情急拼命,使了猛力,才得脱离危险。

    偏偏身躯上下倒置,不便飞翔,前面又是断木如排,阻障甚多,刚飞窜出去三丈远近,头部便撞在断木上面。

    断木虽被它撞断了几根,那鸟头究竟不如腹下钢爪厉害,头脑先已受了大伤。虽然疼痛昏眩,但依然可以昂着起飞。

    那怪物恨它入骨,非要拼个死活,加上一股子急劲,便在后面斜穿上来。

    眼见怪鸟只要被怪物又长又宽的嘴咬上,双方都难保活命。

    在这怪鸟、怪物两败俱伤之际,那天半破空之声越来越近。

    因李涵目睹恶斗奇观,注意双方的最后胜负,没注意别处。

    当怪物上身大半截凭空从断树的空隙中窜出去时,那下半截身子失了主体,就跟散帛坠地似的掉了下来。

    这时最前面的怪鸟铁羽横飞,恰似两片墨云,夹着当中一团灰雾,疾逾奔马,电闪而至。

    那怪物又似彩练抛空,长虹贯日,电驰星投。

    那怪鸟吃断树一阻一顿,未免飞翔略缓,没有怪物来势迅疾。

    两者眼看首尾相衔,越来越近,相去咫尺,就要拼命。

    说时迟,那时快,倏见一道半青不白的光华,恍如日陨中天,银河泻地一般,从横侧面碧霄中,直往怪鸟、怪物的空当里斜穿下来。

    那道奇特光华,先迎着怪物只一绕,狂风中犹如两段黄色匹练舒卷抛落,怪物立即身首异处。

    怪鸟忽然似被什么东西阻住,两翼只管尽力招展,却不能往前飞行一步。

    李涵微微一怔,定睛往怪鸟腹下一看。

    只见那道青白光华敛处,现出一个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白衣,面红如火,头梳抓髻,道童打扮的人,一双手已抓紧在怪鸟腹中间的那对怪爪上面。

    那怪鸟原本性野非常,身虽被人擒住,哪里肯臣服,翼爪铁喙同时动作,一面拼命飞挣腾扑不已,一面施展钢喙钢爪,不住抓啄。

    恼得那道童性起,厉声大喝道:“不知死活的孽畜!好意救了你的命,却这般不识好歹,竟敢和我倔强。”

    说罢,道童手扬处,似有青白光华闪了一下。

    那只怪鸟便乖乖地敛了双翼,随着那红脸道童落下。

    那道童说话声响如霹雳,震得山谷都起回音。

    李涵瞧见那道童比大人还高,装束却不伦不类,落地时节更看出他浓眉如漆,相貌凶恶,不禁心生警觉,赶紧以绿色能量护体。

    那道童原是路过,并不知李涵藏在林后,身一落地,便取出一瓶药物,倒了些在已死怪物的身上。

    李涵略一沉吟,故意干咳一声。

    道童心中凛然,掉头望去,发觉李涵手上拿着两把短剑,日光下寒芒耀彩,流光四射,确是极好的异宝奇珍。

    他心中暗喜:今日无心中收伏了一只异鸟,又遇上这两口仙剑,真是奇逢良遇,不可错过。

    于是他不等李涵走进,便迎上前喝道:“无知少年!那条三眼锦带蛟,虽已被我用飞剑斩去,但是这东西奇毒无比,你不可上前,否则连肉都烂尽。”

    他一面装作好意说话,一面又接近李涵下手。

    原来那只怪物叫三眼锦带蛟,体内有龙族和蛇族的血脉,只是它还没有修炼出灵智,顷刻就被那个道童用飞剑灭掉。

    李涵心中好笑,将绿色能量运至瞳孔,发觉道童体内血红一片,显然修炼的是魔道功法,而且对他已动杀机。

    虽然这个家伙并没有被蝙蝠魔的灵魂碎片附体,但既然他要杀害自己,那么李涵自然不会跟他客气。

    “捆!”

    李涵轻喝一声,打个响指,突然祭出幌金绳,金光闪闪,瞬间捆住那个相貌凶恶的道童。

    “你……你为何要捉我?”道童大惊失色,暗中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不由得恐惧起来。

    李涵微笑道:“你想对我怎样,我就会对你怎样。”也不走过去,伸出食指,凌空虚点,强行将道童体内的负能量吸走。

    “你不能杀我!我是黄花观百眼魔君的得意弟子,你杀了我,我师尊一定会找你报仇的!”道童色厉内荏的大叫,身子却越来越软弱无力。

    李涵哈哈笑道:“百眼魔君就是那只大蜈蚣吧,让他尽管放马过来,我想灭他很久了。”说着,取出至阳芭蕉扇,轻轻一扇。

    蓬!

    道童的脚底立即生出一股烈火,从他的脚踝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烧去。

    “求求你,放过我!”道童惨叫。

    李涵将身一晃,飞到那只怪鸟的身上,打个响指,用幌金绳将它捆住,然后伸手往它的身体输入绿色能量,要将它驯服。

    这种怪鸟叫三爪神鸟,一公一母,这只是公的,刚好跟另外一只母的作伴。

    没过多久,那个道童已被神火烧成灰烬,而他的空间戒指也已被李涵收好。

    此火为六丁神火,丁神有六位,丁卯、丁巳、丁未、丁酉、丁亥、丁丑,而丁火为十天干之一,属阴火。

    丁火,丁盏之火,需甲乙木来生旺,无木这火可点不着。

    丁火命又为忧心人,常把事记在心上,想办法去完善它,具有责任心。

    常说“丁火能照亮他人,付出不求回报”,这里面就含有佛者之心,故曰:“佛前一盏丁。”

    火加丁,则为灯。

    丁火继丙之后,为万物之精,文明之象;在天为列星,在地为灯火,谓之阴火。

    其禄到午,乃六阴之首,内有乙木,能生丁火。乙为活木,丁为活火。

    活火者,柔火也,丁喜乙木而生,乃阴生阴也,如世人用菜油、麻油为灯烛之义,是因为油乃乙木之膏。

    至于酉时,四阴司权,灯火则能辉煌,列星则能灿烂,故丁生于酉。

    至于寅地,三阳当合,阳火而生,阴火而退,如日东升,列星隐耀,灯虽有焰,不显其光。

    故丁生于酉,而死于寅也。

    简单点说,丁火跟在丙火的后面,是万物的精华,有离火文明之象。它的相同象在天是星辰罗列,在地是灯火通明,称为阴火。

    丙火代表阳火,如太阳的光芒一样,充满向外放射的热能。

    丙火堂堂皇皇于天下,普照六合,它的相同象在天是日和电,在地则是炉和冶,称为阳火。

    它的“禄”(即地支上的根基)在巳,巳是炉冶的火,称为死火。

    死火就是刚火,最喜欢死木,可以助长它的气焰,厌恶金、土来掩没它的光华。

    死木就是甲木,甲的禄在寅,寅是阳木的根基,木盛才能火生,丙火隐藏在木石之间,不是人能创造、生发的。

    就像太阳从东方升起,到西方隐没,而且西方的酉属于八卦中的兑,兑为泽;己土生金,金气盛,掩没丙火的光华,使它不能显耀光辉,哪能不暗淡?

    所以丙火长生在寅,而死在酉。

    经上说:火无西向。

    丙火的地支十二长生运程,是这样的:

    长生在寅,沐浴在卯,冠带在辰,临官在巳,帝旺在午,衰在未;病在申,死在酉,墓在戌,绝在亥,胎在子,养在丑。

    李涵自己便是丙火命,想借助绿色能量来融合六丁神火,不知能否做到?

    ………………

    在玄学中,人生有起有落,每个人都是十年一个大运。

    每一个大运,都用一个词表示旺衰,共十二个词: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

    在命理上,这十二个词叫“十二长生”,代表的是十二种运势,并不是生理上讲的意思,因此不必担心在大运中出现这类词。

    具体来说,十二长生代表的意义是:

    长生:婴儿刚出世,或新事物刚产生时,具有欣欣向荣的气息。

    沐浴:又称“败”。婴儿降生后须洗去污垢;新事物初登台,很不完善。

    冠带:从小儿到青年,可以穿衣戴帽,显得仪表堂堂;新事物也进入了华秀的阶段。

    临官:又称“进禄”。人长成后,可以出仕做官,或挣钱养家;新事物也已成熟,地位日益巩固。

    帝旺:人到壮年,身体和智力都到了鼎盛阶段,最能全面发挥一个人的作用;新事物已至完善,被世所公认。

    然而旺极必衰,无论是人是事,到了鼎盛阶段,也同时播下衰败的种子。

    衰:这是一个质的变化期,人至此感到气衰神弱,力不从心;新事物至此已成旧事物,该面临其它新事物的挑战了。

    病:人逐渐衰老,便要百病丛生;旧事物已千疮百孔,积重难返。

    死:人衰老之后,继之就是身体的死亡,揭示事情发展到了低点。

    墓:旧事物死亡后,遗迹被送进博物馆,或被收于仓库,又叫“库”。代表旧事物的结束、运势最低点。

    绝:又被称“受气”、“胞”。人在未受孕前,母腹内空空荡荡;万物未产生前,无形无象。

    胎:即受胎,指人在受孕时,或万物在地中萌芽时。

    养:就是成形,人在母腹中成形,万物在地中成形。

    在十二长生中,长生、冠带、临官、帝旺,代表旺盛的运势,称为“四旺运”;败、死、墓、绝,代表恶劣的运势,称为“四恶运”;衰、病、胎、养代表平淡的运势。

    如果可以将十二长生融入绝技中,创出对应的神通,不知会是什么效果?

    用四平运来蓄势,用四恶运来对敌,用四旺运来强大自身,应该很厉害。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

    人生路上有起有落,得意时不忘形,失意时不气馁,安静蓄势,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应该可以让自己的路走得更顺一些吧。

    李涵默然许久,收起那只三眼锦带蛟的尸身,放进空间戒指,然后将那只母的三爪神鸟放出来。

    两只怪鸟一见,十分欢喜,发出奇特的叫声。

    李涵打算,将公的怪鸟留给自己,母的怪鸟则送给娘子胡美玉当坐骑,日后结伴旅行,定然是赏心乐事。

    好,赶紧将它们驯服,以后就做一对神鸟仙侣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