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a 作品

1544 太阳穴

    “你是国主吗?”在大家的认知里,奇陌以思下台之后的确是由冱英礼家族接任的王位,而眼前的人又坦白说出了自己的姓氏,而且还坐在王座上……

    “不是哟……”他却这样回答:“如果见一个冱英礼姓氏的人就称国主,那么几位要参拜的人可就不少了……”少年缓缓从王座上起身,冷调的清光照映在冰雕玉琢般的精致脸孔上。

    面对他含有嘲视意味的话语光子狠狠的丢出去一个鄙视的眼神,海蓁子则是安抚住想要动口相向的芙菱。

    “哦?那么这位姓承冱英礼的阁下又是谁呢?”风扬声淡笑浅的回问过去。

    “你觉得呢?”云迟立在高出几人的台阶上,双臂抱在胸前,用略显不屑的目光向下瞟着天地盟的诸位。

    “我真的觉得你这小子很欠扁诶!”挣脱海蓁子的阻拦芙菱还是一口气喊了出来:“一定是你这家伙把我们抓起来的你没安好心啊到底想要干什么!”

    “是你们自己太弱小了,战胜不了我的术师部队怪得了谁。”居高临下的口吻和态度,面对另一个国家的几员首脑,冱英礼云迟将心中的不屑与冷淡毫无掩饰的表露出来。

    他在笑,只不过充溢着愈发浓烈的讥讽味道。

    “冱英礼的少年哟~你把我们请进来关起来又放出去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嗯嗯?”也俊用调戏小姑娘的口吻向对方问候。

    “为了招待你们哟~~”脸上的笑容浓了一些,不过随之那种嘲视的意味也有增无减。

    “真是讨厌的表情啊……”光子咬着牙一字字低声骂道。

    “国主呢?我要求见你们的国主!”宁日潇意识到了什么问题,直接对上冱英礼云迟骄傲轻蔑的双眼:“你应该是奉了国主的命令囚禁我们的吧,那么请让我们见国主一面!”

    “完全不像是拜托的口吻呢。”云迟揉着太阳穴故作头疼的说。

    “谁拜托你了,这是命令。”光子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平稳些,起码不要流露出狂暴的姿态,因为她现在真的很不爽。

    “命令么……可现在主导权在我的手里吧……况且你们要见的那位国主,现在可不在皇城里。”少年摇着食指又露出了讥讽的浅笑。

    “是么,如果国主不在,就是你擅自下的拘押令了?根据每个国家通用的国法来看,就算你是王子贵族,这样的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吧!”

    “真是正义的好典范呢,宁日潇少主……”少主这个称谓在他这里不具任何尊重的意义:“不过对于一群垂死挣扎的羔羊来说,国法地位什么的都不算是救命的稻草吧。”

    “你什么意思?”光子挑起眉端,一团烈火从脚底冲上头顶:“混蛋!果然是要抹杀我们吗?!”

    “我可没那么说。”对峙了半晌云迟终于道出了“用意”所在:“我只是以冱英礼王族的名义邀请几位留在雪澈皇城观光而已……”

    “我没记错的话,有人来邀请我们进雪澈城可是打着国主的旗号,原来,真的是有人在假传圣意。”